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大豆.【王騎】物語01

『如果你跟著我的話,隨時隨地都可以殺了我。』 >嗯.…聽起來的確沒錯 『但是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了!』 >什麼嘛!?自是甚高的無能者 『還有!你不用叫我國王陛下,叫我羅伊就好了。』 >嘎?我也沒說要叫你國王陛下啊!!而且我何時對你俯首稱臣啦? 『那麼現在就馬上訂下"靈魂契約"吧!』 >等、等一下,總覺得我好像都被你牽著鼻子走?! >為什麼我要叫你羅伊啊?! >靈魂契約又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偷偷多補一句。 >你怎麼都不聽我說話嘎!!? (謎:廢話,這些話是你在心裡回答的,你又沒說出來!!) (咦!是這樣喔?) 『啊,對了!我會製造三次給你暗殺的機會,如果三次都不成功的話…』 『那就可能會變成你三天下不了床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再補充一點,如果是你自己暗殺我的話,不是在那三次機會中…且沒成功…』 『也得算失敗。而且不論怎樣的失敗,都得先接受小小點的懲罰!』 >喂喂,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加油吧!失敗的小豆子。』 「不准說我是超級微粒豆!!!!!!!!!!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少年的聲音,終於喊了出來。    ×  × 高掛空中的月兒,散發著黃暈的光,為大地烘托出一片安寧。現在正處於櫻花茂盛的季節。 這是建築在離市區還有一段距離的城堡,分為東、西、南、北四種不同作用的建築物。而在城 堡的中間則是架設了一個噴水池,東-青龍、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四個雕像分別 位於噴水池的各處,也代表著守護四棟城堡的守護獸。在北邊的城堡顧名思義就是城門的所在 地,以堅固出名的玄武門,向其他三個城堡周圍延伸出城牆,每個都高於四、五十尺、厚度至 少五、六尺,是個難以攻破的城牆。然而,不知道是不是這城堡的主人嗜好非常奇怪,不論城 門或城牆上都攀爬著無以數計的藤蔓,圍繞城牆四周是一條深不見底的河谷,寬約十五尺左 右。唯一能攻打城堡的時機似乎只剩下城門放下時的那一小段時間了吧。 「就算這裡的戰略、地理位置極佳,也沒必要讓城門、城牆上爬滿藤蔓吧?看了就怪陰深 的!」 金髮少年站在陽台前嘀咕著,原本自己是被祖國派來暗殺這國家的國王,卻莫名其妙的成了 『他』的專屬騎士,懊惱也怪自己的能力不佳。 腦袋裡閃過許多暗殺的手法與場景, 「好像,都沒辦法成功…」 「你在自言自語著什麼?」 身後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個人,來人身材高挑,短而及肩的黑澤頭髮、流海柔順的貼在額頭 上,潭水般深邃的黑眸散發出盛氣凌人的霸王風氣,似笑非笑的嘴往上揚了點。少年不得不承 認,『他』是自己見過最帥的男人,也是最適合當王者的人。 >果決的判斷力,以及… 「那麼你又在這裡做什麼?」要我對你使用"敬語"?不可能! 明顯的以下犯上,男人並未做出任何的表示,反而露出更深的微笑。 「要笑就笑嘛,幹麻露出那種皮笑肉不笑的虛偽笑容?」 少年挑起了眉頭,對於這個男人,自己無從得知他到底在想什麼。 有話直說卻是自己的習慣。 男人一手抵著手肘,一手拖著下巴像是在思考著。 少年並未出聲,靜靜的站在陽台邊,金瞳對著男人。 東方原本深藍的天際,漸漸開始變成淡淡的紫色── 「看來你還不明瞭靈魂契約的作用。」 突如其來的話語,低沉的嗓音… 「其實,我也沒想過你會對我使用敬語!」 咦咦!! 「對了!還有,你無法成功的殺了我並不是你的能力不佳,所以你也用不著懊惱。」 嘎? 說完,男人打開門走了出去。房內再次的剩下少年一人,天亮了… 「喂、喂喂!!」 少年以兩步併做一步的跑往房門口,打開 「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對著空無一人的走廊大喊著。    × - × - ×   記得,當時男人走到我面前時,說了什麼『那麼,現在就馬上訂靈魂契約吧!』,接著後來他 激怒了我,我非常的生氣,但他卻牽起我右手擺在我的左胸前,(※看小說看到騎士都是這樣 敬禮的) 『吾願汝成為吾的騎士,訂下騎士最高的靈魂契約』 『相信汝的靈魂是純潔無暇的』 『一生只為吾犧牲奉獻。』 >總覺得好像相反了吧? >不是都是騎士自己提出契約的嗎? >怎麼是你提出啊?! 『汝不願意嗎?』 「啊啊!喔,是這樣啊?嗯…」讓我思考思考一下。 『汝答應了?那就吾"羅伊.馬斯坦古"在此與汝"愛德華.愛力克"締結──』 嘎!!我還沒答應吧? 『靈魂契約!』 什、什麼?!!!!! 刺眼的光芒至右手發出─── 思及此,愛德看著右手背上原本不存在的黑色印記,隱約看的出來是一把劍由龍頭刺穿到龍 尾,身體成彎曲狀。習慣性的聳了聳肩,不再繼續的注視右手,反而舉起雙手伸到髮後,扎起 特有的金髮,绑了個馬尾。 外面隨風晃動的櫻花樹,落瓣櫻花,彷彿花蝴蝶滿山飄零─── 夾雜其中的樹木如翡翠般的嬌綠───在上,有著蔚藍的天空。    × - × - ×   青龍殿,是個位於東邊的城堡。這是給國王朝政的地方,並無任何的用意,只不過是太陽打東 邊升起,採光非常良好罷了。 「陛下,您似乎很無聊似的?」 愛德站在坐於皇位上的羅伊旁邊,底下兩旁站著的是數位大臣與騎士。 雖然堅稱自己並不會對這男人使用敬語,但…場合還是要看的啊! >而且,每個人好像都狠眼瞪著我? 然而,愛德問的這句話並未得到羅伊的回答。 大廳內一片的沉靜,唯有在皇位旁不遠處的書寫筆聲…書寫的聲音聽起來,字跡應該非常潦 草。 所謂『入境隨俗』就是要能不管處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泰若自然。 愛德的眉間挑起,嘴角抽動了一下。根據自己第一天當任這專屬騎士的感覺是──朝政,只不 過是個例行公事。 世界,分成了五塊大陸。中間的這塊磐古大陸被某位年輕卻頗有作為的國王陛下整頓的非常良 好。沒錯,他也是現在正低著頭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事的"羅伊.馬斯坦古"陛下。 原來,國家整頓的太好,朝政時是這樣的無聊。記得,自己所隸屬的東方藍大陸,每天的朝政 總有一堆的大臣爭先恐後的要報告國家大事,一件接著一件,根本無暇去注意時間,總是到肚 子感覺餓了,才發現已過了午(11-1)時,每每都是這樣。 愛德想到這,看了一下依然毫無動靜的羅伊,還是低著頭。 心裡試著喊出這個名子『喂,羅伊!』 沒回應。 >奇怪,他不是都會知道我在想什麼嗎?怎麼這次沒回應? 『羅伊?』 >唔…好噁心啊!偏偏叫他國王陛下又代表我連內心的自尊屈服於他了… 沒回應。 沒回應。 沒回應。 沒回應。 沒回應。 >…難道是我猜錯了嗎?他那時會知道我在想什麼是亂矇的囉!? >可是,他又說我不懂靈魂契約的作用。啊,煩死!! 思緒被從頭到尾沒停過的書寫聲拉走。 一個這麼不盡責的國王,為何國家會治理的如此良好? "磅"!!一個巨聲,手掌就這樣的拍在桌子上,所有人都怔著眼看著聲音的來源,書寫聲音 停下,原本低著頭的羅伊也抬起了頭。 「你!沒錯,就是你。」愛德忍不住的替書寫者聲張正義,用手指著一臉困惑的羅伊。也在此 時羅伊對著在下位的大臣們正要脫口而出的話與正把刀拔出刀鞘的騎士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 不要有任何的動作,黑眸看著金朣。 不顧再次的以下犯上,也不想在次的使用敬語,明顯的那些都不是自己的原則。 「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國家是如何治理的,但那好歹也是你的工作吧?怎麼都是你的輔佐官在幫 你批改公文?你難道不是國王陛下嗎?!關心國家動亂和布衣們的時事是很基本的吧?也許裡 面會有一些秘密情報或動亂消息啊!」說完,愛德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指著羅伊的手指也在輕 輕顫抖。「呼…呼…呼哈…」一口氣的把心理想說的話說出,第一次的第一天,確定… 看著這個因為說話說太快,而沒換氣的少年,因為缺氧使雙頰變的通紅,自己忍不住的發出俊 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笑的當事人正喘著氣、偏著頭一臉狐疑看著羅伊。羅伊卻一手拖著頷 首,另一隻手則對旁邊的輔佐官勾了勾 「說些資料來聽聽吧!」羅伊語氣笑笑的說。 輔佐官也乖乖的聽話,拿起了其中一本資料,彷彿再誦經一般 「咳、咳…!那我要唸囉?」沒人理,刁著煙的嘴無趣的抽動一下。 「親愛的國王陛下,我家發現了一隻身長62.5CM的老鼠,請您務必大駕光臨來看看這隻難得 一見的動物。」 >我倒! 輔佐官繼續的拿起另外一本 「親愛的國王陛下,我家的水管破洞了,請問該怎麼半?」 >在倒,什麼跟什麼阿?這些文件! 「親愛的國文陛下,最近您身體安康嗎?我非常的好呢,也希望您的身體能永遠安好。」 >這、這些到底是怎樣?那麼無聊的事情也在亂奏文件。而且,他不是問身體安康嗎?怎麼,最後好像很確定似的國王陛下身體非常安好?!!(某煞:這不是重點吧!!?(猛汗) 「親愛的國文陛下,我已經愛慕您很久了,我希望有………」輔佐官的聲音突然被另外一個聲 音中斷。 「好、好了!我知道了,拜託你別在唸了」愛德放下了手,頭也默默的低下。 「可是,我還沒唸完這份文件啊!後面還有一大段耶。譬如說:我其實一直都愛著羅伊國王您 的!您那俊秀的臉與那毫無可挑剔的………」 「夠、夠了!!!」愛德的聲音發顫。 >我吐,這是什麼?告白嗎?盡是些噁濫(無聊)的話。 羅伊打住輔佐官要繼續唸的念頭,雙手擺在胸前 「這次換我問你了!」 愛德把頭低到不能在低 「你覺得這些文件我該過目嗎?」 「再則,」 「你認為我的輔佐官會笨到重要的文件不給我看嗎?」 「最後,」 「我的國家跟你的國家並不是一樣的。不要拿我建立的烏扥邦與其他國家相提並論。」 羅伊說的很堅肯,但語氣中透露出…討厭?無奈?慍怒?嘲笑? 並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什麼都隱藏不了,什麼都……不了。 看著低頭不語的愛德,羅伊再次的朝著眾臣和騎士們揮了揮手 「今天的朝政就到這裡結束吧,你們都可以走了。」 眾臣像是要再說些什麼,卻對上了羅伊的黑眸,倏地的閉了上嘴,只好用著不帶好感的眼神瞪 著愛德不捨的離去。 而在一旁的輔佐官也識時務者為俊傑收拾了一下剩下的文件,抱起,隨後跟著他人離開。 青龍殿,並無任何的裝飾。只有六根圓柱狀的柱子矗立在殿堂的左右,上面也沒有任何的雕 飾。午時的太陽,透露著落地窗照在純白的牆壁,閃爍著金黃色的黯芒。 穿著一身藍衣的羅伊,從皇位上站起,踩著鋪在地板上的紅地毯走到愛德的旁邊,低下頭,在 耳邊吐氣著 「你,不殺我嗎?沒有人了喲。」 愛德猛地的驚訝到,手馬上的握住劍柄,準備拔出時 「可是,你錯失了第一次機會了喔。」 羅伊伸手擋住即將出鞘的劍柄。愛德不解的抬起頭。 「這次的,我就不跟你計較囉。但是,下次的話,我就要算數了。」 >嘎? 「所以,你要接受我的懲罰了喔!」 「你在說什麼阿?」 >一下說什麼不算,一下又說要懲罰我? 「你不知道嗎?你錯失了殺我的第一次機會!」 「怎、怎麼可能?」 >什麼時候的事情阿? 羅伊離開愛德的耳邊,放大了音量 「走吧,我們去吃飯囉!」 「等、等一下!!你還沒解釋到底是怎樣阿?」 愛德驚慌的後退了一步 「就是,約定。」 >這,有說跟沒說有什麼兩樣? 「第一次!」 >嘎? 「你,失敗了喲。」 羅伊笑笑(?)的說道。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 愛德驚訝的瞪大眼看著羅伊。 而羅伊不厭其煩的輕聲說道 「不要再說了,我們去吃飯吧。不多吃一些的話,你恐怕會無法熬過我的懲罰喲!」 「??,我、我何時暗殺你啦?」 羅伊搖了搖頭 「不是你暗殺我失敗的,我不是說過了嗎?是你錯失了機會呦!」 「什、什麼阿阿阿?????」 「沒錯!所以,要好好調教你一下了。」 「夜晚,可是很長的喲。」羅伊小小聲的補充著。『下午,得去好好的準備一下了。』心裡也 在默念著。 * - * - * 『看一下吧!』 - 某煞之廢言區 * - * - *  於是,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豆:什麼跟什麼阿阿?? 佐:對阿!!我都還沒懲罰愛德呢~ 豆:(怒) (某煞跟大佐遭踹中) 來問問看各位啦! 羅伊所謂的錯失第一次機會是在哪裡呢? 知道的人,回答一下吧ˇ 獎品是……嘿嘿QˇQ// ((遭巴飛) 呼呼!! 話說,這篇文章打了兩個多月, 從還沒基測前就開始打的了的說QAQ 可是,為什麼會拖那麼長一段時間呢? 這都是因為, 這篇文章曾經消失過=A= ……((狂泣 原本只差幾個字就打完的說!! 而且字數比這還要多的嘎阿啊!! 所以,跟一開始的預定又有差了((唉唉 之前,打過的部分都記不起來了, 那些都是突發奇想打的說.… 卻因為我的某個白痴動作害的資料全部不見… 算了,算了。 就當我在發牢騷好了QAQ 【您的建議是某煞的金玉良言  您的回應是某煞的動力來源】 如有不好,請多建議。 (之前的資料不見,所以,文章中可能有些地方為修改到請告知一下) (因為這篇文的前大段是我兒子幫我存起來的,可能會沒修改吧(搔頭) ※ "大豆.【焰×鋼】物語"那篇,似乎是因為前面都沒交代清楚,有意思要從打過 (似乎而已),進度緩慢中。 唔噢!打文章的方式跟以前不一樣了?越打越奇怪? 某煞:四幢不同的殿堂會一個一個的慢慢介紹的ˇ 其實,青龍殿不只是那樣而已,只是因為抓不到段落好好的解釋,那麼,只能之後在解釋囉? ((天:你不怕又在玩一次交代不清楚嗎? ((某煞:唉唉,就怕會嘎阿阿!!QAQ 所以,不嫌麻煩的話,請做一下回復吧ˊˇˋ ((乾笑((鞠躬 >                              By某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