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大豆.【王騎】物語02

   × - × - ×    「唔,什麼嘛…大家幹麻都狠眼瞪著我…?!」 想起自己午時朝政結束後,羅伊說要先去吃飯,結果大家都一直看著我,不是說看…算是瞪 吧…?只不過是朝政時說出自己的言論有什麼關係啊?就算這樣是以下犯上,也用不著那樣看 我吧…就像看到的是一個很骯髒、污穢的東西…不是人。難道,這才是他的目的?傷害我的自 尊…?我是來殺人的,為何事情會演變成這樣?真討厭。 想到這─────"喀",一個東西被打開的聲音,突如其來的月光,讓原本黑暗的衣櫥櫃瞬 間充滿黃暈,愛德用手遮住了眼,過了好一會兒,愛德才把手放下,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來 人,不高興的表情變的更加厲了。愛德把頭轉到旁邊,不看前方的男人。然而,這個動作卻惹 來男人的哧笑。 不是恥笑的笑聲,而是沒有任何形容詞的笑容。 這是愛德用斜眼無意間瞄到的景象,他從沒看過會讓人如此入迷的笑容,有如充滿虛幻般的悠 遠,彷彿是來自心底最深處、最真摯的微笑,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覺。 這是男人第一次流露出真誠的笑容。因為,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是可以信任的,這是自己 的父親告訴他的。年紀輕輕就當上國王的他,想必也樹立了很多對他不滿的傢伙吧。所以,虛 偽的笑容是必要的,真誠的笑容是該捨棄的。這是自己一直秉持的理念,卻在不知不覺中,對 這原要暗殺暗殺自己的小鬼頭露出了心底深處的情感,對自己來說,很是不可思議。 不在繼續的思想,收起了笑容,男人摸了摸跪坐在衣櫃裡愛德的頭。飄逸的金色髮絲散上黃暈 的月光在這黑暗中更添加了一層神秘感。愛德甩了甩頭,不讓男人摸著自己的頭。站起,個頭 不到男人的頷首,不解的目光看著男人。 >為何會來找我? >為何要對我笑? >為什麼要摸我? 男人看著愛德堅毅的眼神,或許,早在第一天見到他時,自己就已經對著金朣無法忘懷了吧…(雖然現在眼角還存留剛剛不高興而流下憤恨的淚痕)兩手交叉的放在胸前。 「已經晚上了,來找你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該準備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 「受不了那些厭惡眼光,竟而躲在衣櫥櫃裡,像小孩子似的。」 男人並未直接回答愛德在心裡所問的所有疑問,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從何回答起。 沒錯,自己的確是受不了那些討厭的目光所以整個下午就一直躲在這裡,也不顧自己是什麼羅 伊的專屬騎士,反正他就是不喜歡! 「就跟你說不准說我小了!!!!!!!!!!!!!」 受不了男人的鄙視,愛德欲轉身離開 「你幹麻?放開我啦!!」 男人緊抓住愛德的手腕 「不要說你忘記了我們的約定喲!」 「什麼啦!我不知道!!!」愛德想要掙脫,可是中午時吃的那麼少,現在晚上也因為躲在這 裡沒有吃到任何的東西,就算用盡全力,也擺脫不了一個大男人的力量。 >我來這裡,不是要給你們看笑話的!! 男人沒有說話,拉著愛德就往衣櫥櫃外面走,打開碩大的房門,在那長長的走道上走著。 點著淡雅的燈,加上月光的襯托,使著這走道不像想像中的黑暗。牆壁上掛滿許許多多的幅 畫,每一幅隨便在市井街集上賣都可以賣上數千萬的先士,高著則可以賣上數億。地板的兩旁 也擺飾著真異的植物、花束,頭頂上的牆壁,刻著栩栩如生的大自然景象,落地窗上畫著聖母 抱著聖子的圖案或是看不懂得畫作。沿著走道到底,男人再次的打開碩大的門,愛德也懶的在 反抗,而被握住的手腕始終沒放鬆過。 白虎殿───,以五幢一廳構成的建築。剛剛走的走道就是連接白虎殿裡的其中一幢到另外一 幢重要的必經之路,唯一的大廳被五幢殿房為在中間,(※補充一下:其實,這整個城堡的大 小,就佔了這塊磐古大陸的四分之一,其餘的部分,四分之二是平民老百姓的住處,另外的四 分之一則是嚴峻的高山以及鬱鬱蒼蒼的茂密樹林。)而這每一殿房都有不同的功用,譬如接待 貴客的"頂上殿"、收藏東西的"櫃藏殿"……等。 現在呈現在愛德眼前的是國王的住所───上王殿。這是,兩幢連在一起的殿房(剛剛的走道 就是連接這兩幢的路,愛德躲的地方是國王住所的另外一幢,一樣是上王殿。)另外的三幢殿 房其實沒有跟國王的住所相連接,在上王殿的兩旁並無任何相接的走道,只有大廳是唯一能夠 接通上王殿的殿廳。 男人牽(?)著愛德走進殿房裡,走上一層又一層的階梯,扶手上雕飾著無法讀取的圖騰。 在一個潔白門前停下,打開,走了進去,在輕輕的把門關上。 男人在此時才把牽住愛德的手放開,愛德的臉上露出不悅的表情,在這空曠到看起來沒有任何 擺設的房間隨便的找了一席沙發坐下,桌上,擺著熱騰騰的食物和兩杯咖啡。 >為什麼食物只有一人份? 男人沒有多做任何的話語,先指了指愛德,在指著桌上的食物。 >給我的? 男人點了點頭,走到愛德旁邊,坐下。 突兀的凹陷沙發讓原本盯著食物看著的愛德看像男人。 「沒有下毒吧?」 男人再次的笑了,拿起叉子在切好的一塊麵包刺下,送進嘴裡,在其他盤的食物上也做著相同 的動作。看著這過程,男人優雅的動作,使的愛德在心裡在一次的爲男人加分。實際動作總比 那毫無憑據的言語好多了。男人把叉子放下,端起在桌上的其中一杯咖啡,啜了一口,放下, 在看向愛德 「還怕有毒嗎?」 至此,愛德才拾起叉子 ,開始狼吞虎嚥(?太過於飢餓…)起來。     × - × - × 在愛德吃東西的同時,男人悄悄的站起走到了離沙發不遠處的床邊,看起來像是在次的檢查東 西是否完善,滿意的點了點頭,在從不知何時已然出現在手掌心上的藥丸吞下,接著又走回了 愛德旁邊坐下。 經過半晌後,桌上的食物已被吃的快要精光,但是,所謂的食物都得留下最後一點是因為怕" 毒"會沉澱在最底下,就算上層吃起來完全沒事,可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況且這也不是自 己的國家,在則自己可是曾經一度(現在還是要殺…)要殺掉這個國家國王的人。 話雖如此,四肢的無力感襲捲全身,腦袋卻比平常更加的清晰,毫無半點睡意。 「你還是下毒了?」 靠著沙發的身體,往旁傾倒,倒下的地方說準也不準的就是男人的懷裡,男人臉上掛著一如往 常的微(危?)笑。手伸到愛德的髮後,解開扎起馬尾的髮圈,長髮一沒了髮圈的圈制,順著 地心引力平躺在愛德的肩後。 「你說呢?」 「為什麼你沒事?」 答案已在心中明瞭,卻依然不解為什麼男人沒事,他不是也有吃? 「令人敬畏的殺手啊!你真的是讓我最為喜愛的一個,沒發現機關,也不知道世界上有所謂的 解藥。」 男人抱起愛德,走向床邊,輕輕的把愛德平躺的放在床上,自己則是坐著。 >果然,這個男人始終沒安好心 「什麼機關?」對於解藥也只能怪自己太不知道人之險惡了。 「你還是不知道失敗的原因在哪嗎?」 男人沒有直接的回答愛德的問題,反而提出失敗地方的問題。 愛德思考了一下,半晌後說出了自己的理論 「沒有即時的做出反應,也沒有去注意到每個地方可能設有的機關,更沒有去懷疑任何可能會 對我構成威脅的人物,最悔恨的是沒有馬上殺了你這個無能國王的能力。」 最後面的那句話,似乎是對著現在男人做的事而辱罵的。 男人正把手伸進愛德的衣服裡,輕撫著胸前的突起,時而用力、時而溫柔,惹的愛德一陣驚呼 「唔呼…」 不理愛德的聲音,男人頗為讚賞的誇獎 「不愧是東方藍大陸實力最好的殺手兼第一王子,不壞名聲啊!」 「你……唔啊!」還沒把話說出,男人在愛德的胸前突起用力的一捏,話語中斷。 「能在短時間內整論出自己的缺漏,是一項很好的才能。的確,我朝政時坐的皇位底下有一個 機關,而且是一通道,至始至今,只有國王知道那個通道而已,你,也是第一個能在朝政時站 在國王身邊的人,所以,只要觀察一下,就能發現那裡有個機關。還有,沒錯,我調查過 你!」 無數個為什麼在次的從愛德心中落下,不想問,也想問。 「既然已經說完了,那麼,也該辦正事了。說好的約定,就要付諸行動。」 想回答少年心中的為什麼,但是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 - × - ×    「你、你在做什麼啊啊!!!!!羅伊?」 自尊心極強的愛德,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男人,也就是愛德口中的羅伊褪下愛德的褲子,穿 在身上的衣服鈕扣早已全數被解開,羅伊準備褪下愛德最後一件衣物時,遭到愛德大聲的制 止。羅伊用奇怪的表情看著愛德 「我在幹麻?看也知道我在脫下這些礙事的東西啊!還是說…你喜歡這樣?」 羅伊用手隔著衣物,套弄著因為剛剛胸前被撫摸的快感而逐漸半硬的分身。 「唔…不、不要…呼呼…」 衣料摩擦著愛德分身,傳來陣陣的痛處感與刺激感。理智,在這時已經不管用了。 愛德感到胸前突起尖挺了起來,想必已經染上殷紅。 在此時,鬆垮垮的最後一件衣物(小褲褲(羞)輕而易舉的被脫下,還來不及制止,羅伊的手 立刻長驅直入。 「唔嗯……!」 愛德緊閉雙眼,忍受下體直接被碰觸的羞恥感。沒有了衣料隔閡,更清楚的聽到淫猥撫弄而產 生的淫水聲,噗滋噗滋的傳入愛德的耳裡。 「你已經濕囉!還真是清澀啊。」羅伊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 上下搓揉的雙手逐漸加快速度,讓愛德神智迷離的熱度也以等比例不斷攀升。 「不……要!哈呼…放、放開我……」 羅伊一面撫弄著分身,一面俯下頭強勁而緩地舔舐愛德的突起,一股甜美的麻痺感直接命中愛 德的尾椎。 「不……不要了啦!求求你…讓我去……!」 愛德不顧顏面的懇求用指尖搓弄著分身前端的羅伊,由於根部被緊緊握住,熱浪無處宣洩,讓 愛德無法如願地釋放。 「真拿你沒辦法。先讓你射一次好了。」 感到羅伊的手離開了下半身,突然又將頭透過身體的曲線移至到中心部位,然後一口含住已經 賁張到極限的部位。 「嗯嗯!嗯……!」 愛德的身體重複著小幅度的痙攣,吐出的熱液則充滿著羅伊的嘴,直到餘韻完全退去前,羅伊 一直的保持這個動作,也不停的吸吮著,像是要把東西全部吸出似的。 「哈……哈呼……」 當被快感侵蝕的頭腦也慢慢恢復冷靜,愛德也開始留意到自己身處的狀況,卻又隨即感受到另 外一波快感。愛德猛地的想掙脫,但四肢的無力感依舊存在。 「啊…哈啊……快、快把我放開……你這不要臉的臭無能……不、不要在吸了……哈呼…哈……阿……」 解釋過一次的身體,疲倦感充斥全身,頭腦卻依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睡意與倦怠。 >這是什麼藥啊?我寧願現在立刻去撞牆死掉!也不要在這裡給人玩弄!!! 愛德心裡想的事情,讓羅伊停下了動作,嘴裡的熱液已被一吞而盡,嘴角的殘餘,羅伊也用舌 頭舔的一乾二淨。 「給你吃下的藥是我自己調配而成的,至於藥效何時會解,大概就是三天之後了吧!」 羅伊說的很輕鬆,就像是這事情不關他的事。 「你、你說什麼!!?」 「如果你現在就不行的話,那麼我賭命的懲罰一點都不好玩囉!所以,請你努力的撐下去 吧。」 說完,羅伊將愛德的雙腳用棉被墊高並張開,高到後穴整個展露在羅伊的面前(羅伊現在是以 半跪式的姿勢在床上。) 「阿!忘了說,你的很甜噢!」 並未直接說出什麼,話中有話使的愛德的臉一片漲紅。 「不、不要一直盯著那裡看啦!」 從雙腳被墊高後,羅伊都沒有任何的動靜。似乎是因為害羞或是緊張,愛德的後穴呈現一下內 縮、一下又放開的景象,羅伊看的入迷。直到愛德發出了聲音,羅伊才回過了神。 「你這裡真的很美麗呢!愛德。」 邊說邊用手輕摸著後穴的外壁,愛德突兀的全身顫抖一下。雖說全身充滿無力感,但是任何一 碰觸一撫摸都是那樣的清楚傳達腦袋。 「可是,還是無法挑起我的慾望!」 語畢,羅伊朝放在床邊的一瓶上面清楚寫著"潤滑油"的東西拿起,均勻的塗抹在手指上。 「你、你這是在做什麼…?」 愛德用著顫抖的聲音問著。沒被人侵犯過的他,直覺告訴自己那不是一瓶好東西。 「你說這個喔?這是為了不讓你很痛才準備的東西!」 羅伊也不厭其煩的解釋。 等到塗好後,羅伊再往一根手指上到出更多的潤滑劑,沒有事先的言語,羅伊直接把那根手指 插進愛德的後穴裡。 「唔阿…!!」 這是比之前要來的更大痛處,為開發的後穴,緊緊的吸住羅伊的手指, 「不要吸那麼緊,放鬆一點!」 羅伊開始在內壁裡塗抹剛剛到出的潤滑劑,溫熱的內壁碰觸的冰冷的潤滑劑刺激著大腦的神 經。 愛德不在像一開始吸的那麼緊時,羅伊送入第二根手指。 「阿阿!!哈阿……哈……」 躺軟的分身在次變成半硬,胸前兩邊的突起也由淡粉紅變的嫣紅。 修長的手指在內壁裡又摳又刮,也有點的搔癢感。 接著插進第三根手指,愛德由嬌喘變成快喘,內壁收縮的更厲害,就算塗抹了潤滑劑,並不會 感到非常的痛,但是被撐大的內壁,卻有如撕裂般的痛處。 「不、不要在弄了…出、出去……好、好痛……」 強烈的痛處,衝擊著淚腺,眼淚從眼角滑下。全身也冒出了冷汗。 羅伊緩緩的推進第四根手指,愛德在也無法忍受,緊縮的內壁完完全全感受的到羅伊手指的形 狀,不論是關節部分或是正摳刮著內閉的指甲。像是安撫般的,羅伊另外一隻手摸著愛德的頭。 最後的第五根手指真要說的話───是硬塞進去的,決定好的事,沒有到最後,羅伊是不會放 棄的,儘管身下人正痛苦不已著,也要實行到最後。 「阿阿…哈呼…呼……我、我…不要了…」 顫抖的聲音,以及毫不間斷的喘息聲,都讓羅伊心疼,是沒有理由的,也是不知道的。 半晌後,羅伊退出五根手指,說退出,也是等到愛德呼吸逐漸平緩、內壁開始適應之後的事。 身下突兀的感到一陣空虛,並不代表剛剛的事情未發生過,只是這樣罷了。然而,不給愛德休 息多久、也沒讓下半身空虛多久,羅伊拿起另外一個東西推進愛德的後穴裡 「你、你放了什麼東西進去…?」 「沒什麼,只是我自己改良的東西!」 羅伊說的事不關己的樣子,讓愛德一陣惱怒 「你認為這樣欺負我很好玩嗎?」 「呃…是不太好玩啦!」而且會莫名的心悸。 羅伊實話實說,也在心中補充了一句,並未說出。 愛德傻愣愣的看著羅伊,他自己也沒想到羅伊會說出這樣的答案。可是… 「唔…」 愛德感覺到羅伊放進他體內的東西開始震動,不禁發出小聲的低呼 「在你體內的東西,會一天比一天變的更大,震動的幅度也會一天比一天強。」 「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說了,是我改良的東西! 「放心,我會讓你休息的,總得讓你吃東西吧!」 不給愛德多說什麼,羅伊起了身,在愛德的嘴上猶如蜻蜓點水般的一吻,低沉的在耳邊細語 「你還是不了解我的用心啊…!」 蒼穹泛白─────    × - × - 『必(避?)看』 - × - 某煞廢言之區 - × - ×  於是,這篇故事就到這裡算一段落了。 佐:什麼?要完結啦? 某煞:還沒啦- -只是我把這次的文章分成四段,這算一段囉! 豆:那為什麼我在這一篇裡要飽受屈辱?? 某煞:劇情所需?! 豆:(臉容一冷)…… 某煞:((光速逃))啦~~~~~~~~~~! ※如有交代不清楚的,可以問嘎阿阿阿阿XDDDDDˇ ((有人打文還較別人發問的嗎?((遭踹飛)) 呼呼,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打什麼了… 寫的怪里怪氣,也寫的莫名其妙QAQ+ 而且也超過我預定的字數XDDDDDDD((該高興嗎?)) 後面,那一大─────段,有點寫的不清不楚,想要交代的也沒寫的很出來…((掩面)) 有好有壞啦,因為最近一直看小說,看到頭昏眼脹的了 我記得不知道再寫這篇文的時候到底看了幾本小說…如果說最少的話…也快五十本了吧?!或 許超過 唉唉…最後一段寫了不像H的H…可是,要再出現這種場景可能不知道會不會再出現- -+ 所以,也就衍生出這一篇文啦啦啦啦啦啦啦~~~~~((遭踹飛)) ((什麼跟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如果覺得這篇有不好之處,也請各位大大多多流言與包含(?) 【 您的批評是某煞的刪文之源   您的建議是某煞的金玉良言   您的回應是某煞的動力來源 】 以上存屬我在發牢騷, 年輕真好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想當年……((你到底幾歲了阿Q口Q++)) 那麼,還是謝謝有看我的文章的大大((鞠躬)) >               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