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大豆.【王騎】物語04

    × - × - ×    「你知道我這次來訪的目的吧?」 白虎殿為五幢一廳的建築方式,接待貴客的是五幢裡的"頂上殿",裡面不論任何家具都應有 盡有,絲綢般柔軟的窗簾飄蕩著,以蛋白石鑄成的桌子,由不同的角度來看可發現它會呈現不 同的顏色,白皙的沙發,是用跟羽絨枕一樣材質做的,柔軟無比。 桌上擺著剛煮好的兩杯熱咖啡,特有的香味飄散於空氣中。 「猜的出來!」 羅伊臉上掛著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說是虛偽嘛…也沒人看的出來? 跟羅伊隔桌對坐的女性拿起桌上其中一杯咖啡,輕輕的啜了一口 「挺好喝的!這是在牙買加藍山山脈種的咖啡是吧?入口回甘,嘴裡殘留著苦、酸、香、甘、 醇這五種基本風味,看來並不是隨便在牙買加境內的高山咖啡採集的!」 女性毫無保留的說出自己喝一口所道出的想法,不是在炫燿,而是這咖啡真的讓人讚不絕口。 「沒想到妳了解的那麼多!」 對於女性的認知,羅伊也頗為欣賞的,也拿起另一杯咖啡先聞了一下,在靠近嘴邊嚐了一小 口。優雅不疾不徐的動作並沒有讓女性有多大的反應,反而還有點厭惡的看著羅伊。不了解自 己哪裡得罪了女性,羅伊正眼看著她,低沉的嗓音問道: 「怎麼了嗎?」 女性把玩著手中咖啡裡的小湯匙,行為上說不是不尊重、也不是非常的不優雅。 「這是你第一次正眼看著我,而且你不需要用著那種欠打笑容看著我,以及你也不用裝的如此 莊重和沉穩,我不會去在意那種無傷大雅的小動作。」 羅伊在心裡苦笑一番,自己的笑容被說成欠打的來源、動作也被說的是裝模作樣 「怎麼說無傷大雅呢?」 「這裡只有你和我兩個人,況且你也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了!何謂有傷大雅呢?」 羅伊對於女性言語的反擊上有著更加一層的了解,也意識到這女性不好惹。 「難道你不會因為我待客不佳與行為上的不好而改變主意嗎?」 「總比那些虛偽的動作要來的好吧!」 羅伊讓自己的臉頰放鬆,眉頭緊蹙又放開,坐姿和動作立刻變了樣。 「這樣的確會讓我滿累的。可是你怎麼說這是我第一次正眼看著你?」 「你問你自己就知道了!」 女性回答的模稜兩可不在多做解釋,把問題丟還給羅伊自己想,羅伊也真的收回這個問題。女 性暗自的在心裡歎了一下,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他和他。『不是沒發覺,而是去忽略吧!』 寂靜的空間,只有風吹打在窗簾上些微聲響和悅耳的鳥鳴,口中的咖啡香刺激著敏感的味覺, 像是想起什麼,羅伊停下手中遞口的咖啡杯 「你認為你有多大的機率成為我國的聯姻國?」 「百分之一百!」女性用著冷硬的口氣回答道。 「那麼有自信阿!要我入贅…還是你要過來?」 女性看了一眼羅伊,沒有回答。這樣的氣氛就像是在回罵著羅伊。而羅伊也知趣的不在說話, 兩個人雖然處在同一個空間,但是想的事情卻是不一樣的。  - × - ×    斷章((有看過夏娜小說第八集的都知道這個意思吧!?))   × - × -      枯山嚴峻的大陸,昏黑一片的天空沒有半點亮度,聽不到任何獸鳥的聲音。位於北邊的枯嚴大 陸,就如表面的意思,也可以對這大陸的地形略知一二,看不到半點綠色植物,令人不敢靠近 的寒冷,讓這裡成了最為嚴困的大陸。寒兵刺骨的冷風吹打在身上沒過多久又變成高溫難耐的 熱空氣,對平常人來說這裡的氣候變化詭譎,看起來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但是事實上不是這 樣的,這裡居住的人(?)個個都不是普通人,他們有違反天則倫理的技術,施打疫苗後可以使 人在這種變化多端的氣候裡生活,更甚至體能、力量、速度、反應能力……都比普通人高上許 多。雖然在這大陸生活的人並沒有很多,論武力、戰立卻也不比其他大陸低。 「父親大人!」 髮長及腰的男子對著坐在皇位身上插滿各種儀器的老年人喚道。老年人有著蒼白的頭髮,但是 眼神還是炯炯的有神帶點了狡詐精光,手裡拿著一個鬱金香形的高腳杯裝著八分滿的鮮紅液 體,輕搖了一下,老年人這時才抬起頭看站在面前等候多時的來人。 「準備好了嗎?」 沒有高低起伏的聲音,平靜如水般以及沒有老年人該有的嗓音,對於這一切感到奇怪卻也很正 常似的。老年人問了這一句話後手上搖晃的酒杯對準了一樣奇特的儀器把鮮紅液體往裡面全數 倒下。 「在過幾天就可以完全準備好了,派出的間諜都已經摸清東方藍的地形和陷阱了!現在正分析 給其他人知道。」 「是嗎…!」 男子向老年人點了點頭。 「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啊!恩維。」 言畢,老年人揮了揮手,同時閉上了雙眼,儀器[震動了起來。 這是一個建築在高山上的堡殿,四周杳無人煙,看不到綠色,有的只是乾枯的樹枝以及枯萎腐 爛的花。大地了無生氣,天空的昏黑把太陽整個擋住,沒有光亮,忽冷忽熱的氣候讓這整個大 陸呈現死亡狀態。 被稱之為恩維的男人睜著碧眼的瞳孔看往沒有人的 大海,深黑的海水觸打礁岩激起一波波美而 玄的浪花。喃喃自語道: 「這次會成功的!你會成為我的東西。」     × - × - ×   從現在數來的第二天   × - × - ×   已接近一月中旬,皎潔明亮的月亮掛在玄黑的天空上,一旁的星星都遜色了許多。看著圓大如 鏡的明月,愛德獨自一人坐在落地窗前,碩大的房間非常的安靜,沒有男人挑戲的言語,享受 這兩天的靜謐。看著落瓣櫻花,思緒變的繁亂,不是為了什麼事,沒錯!就是為了那個兩天一 次也沒回到這房間的主人!不懂自己為何會變的如此,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無時無刻都在想著 他,不是想著如何殺他,想的是為什麼他都不回來,難道自己只是他一時的玩具?非常清楚的 感覺到在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從小就接受暗殺訓練的自己應該把感情都收斂的很好才對啊!曾經差點害死自己的親弟弟,使 的父親對自己的信任開始感到厭惡,於是就把他丟進訓練營裡。在那,總是孤單一 人,沒人會 多分一份心去照顧別人,要成為一個完美的殺手,就得要沒有感情。 想要在搏回父親的信任他全心全意的去殺父親指定的人物,也把弟弟保護的很好,他讓自己背 負了許多條人命,自己好累,這次失敗的話,那麼他之前做的努力又算什麼?! 好想他,他該死嗎? × - × - 另一邊… 「你在笑什麼?」 女性平靜的問道。 「沒什麼,只不在…在調教…」 羅伊哧笑著。 * * * 『這裡也有一個笨蛋啊…』 女性在心裡歎道。拿起桌上的咖啡看了一下又擺了回去。 『難道愛德自己不知道他以前殺的人都沒有死嗎?他的父親真壞啊…況且他父親也不是不信任 他了,只不過是為了不要在次的讓事件發生而訓練他罷了!看來有必要在拿回他的感情啊!』 羅伊在心裡盤算著。 『要殺了他!不能在感情用事了…』 愛德堅定的在心裡發誓。 隨風飄落的櫻花,淒美的訴說心事。 颯颯作響的樹葉,反應著不同思緒。     × - × - ×     早晨,葉子上滑下飽滿的露珠,透著陽光散發出七彩光芒,好不漂亮。一大片的萱草順著風搖 擺,蔚藍的天空白雲不受拘束的飄浮。 >『我的國家跟你的國家並不是一樣的。不要拿我建立的烏扥邦與其他國家相提並論。』 「的確,這裡很漂亮沒錯,有著世外桃源的秀麗。」 自從律盎大陸未來的領導者來了之後,現在的早上暫時不舉行朝政。愛德閒著無聊,休息三天 的身體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唯一還沒做的只有殺了這個的國王陛下。 愛德出了上王殿,沿著走道走出白虎殿堂。開始逛著這大的不像話的城堡,欣賞著風景好讓自 己的心情放鬆,不在想羅伊的問題,他需要沉澱、需要整理思緒。 緩步的走著,最先看到的是朱雀殿堂。這裡並沒有任何的建築,看到的是一個非常大的入口卻 沒有門,愛德好奇的走了進去,還沒看到人卻傳來陣陣威嚇聲,這時已經猜出七、八分的愛德 繼續的往前走。果然,井然有序的軍隊排列在自己的面前,不論是揮刀、防禦動作都很流利, 沒有半點的遲鈍,卻也能保證不傷害到對方。 愛德看的津津樂道,自己也學個一招二式的,好歹每個大陸都有不同的武學,多見識多廣聞啊! 半晌後,愛德想想還是不要全部學起來好了,他就不信自家的劍法贏不了別人。有了這個想 法,愛德走離了朱雀殿堂。沒有人去注意到愛德的走進,也沒有人注意到愛德的出去,每個人 都全神貫注的練習著。唯有一個人有注意到愛德,那就是站在朱雀殿堂不遠處的羅伊,看到愛 德走遠,羅伊便拉著女性隨後跟在愛德後頭。 清涼的風徐徐的吹,清脆悅耳的鳥鳴來自四面八方,雖然太陽高掛在頭上,但是走在樹蔭底下 的愛德涼快的可以,時不常落下的樹葉愛德就伸手去抓,臉上帶著羅伊從沒見過的笑容。想要 淋浴一下陽光的愛德走離了樹蔭,金色的頭髮在太陽的照射下更加的亮麗動人。 羅伊想要走上前擁抱這顆閃耀的小太陽,沒有原因,但還是克制了自己,因為他沒有擁抱他的 理由。天真無邪的笑容,羅伊知道,愛德現在也只不過是個十五歲的男孩而已。 >如果能跟羅伊一起欣賞就好了…阿阿!不對啦,我在想什麼阿! 『我就在你身邊啊!』 彷彿聽到羅伊聲音的愛德轉頭看了一下後面,沒有人啊! >是錯覺嗎? 當作是自己幻聽的愛德把頭轉了回來,沒有目標的往下個不知道的地方走去。抹去剛剛那個不 可能發生的念頭,因為他今天晚上就要去暗殺羅伊了!但是…愛德似乎忘了件事…這讓羅伊哭 笑不得 『他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我可以知道他內心的想法…?』 - × -  「為什麼你要這樣偷偷摸摸的跟著他?不直接跟他會面就好了嗎?」 女性跟著羅伊走在愛德的後面。羅伊原本是叫女性自己留在房內,女性不願意,跟了一起出 來。她想看看這個未來不可能是自己的丈夫到底要幹麻,看到的卻是一個變態(?)跟蹤一個未 成年小孩,於是忍不住的問出聲。 「唔…現在還不是時候。」 一個年紀輕輕就當上國王的人怎麼會對感情這種事遲鈍成這樣…,女性點頭在外,搖頭在內。 青龍殿───。沒有朝政時的人潮,裡面卻依然有不停的書寫聲,愛德站在門口就聞到濃濃的 煙味。左看右看的走了進去,這是第一次看到沒有人的青龍殿,原來是如此的寬大啊!坐在離 皇位不遠處的輔佐官聽到腳步聲把埋於文件中的頭抬了起來。 「真對不起啊…吵到你了。」 愛德禮貌的朝輔佐官點頭。 「沒關係啦!你沒有吵到我的。對了!現在不是朝政時間,你怎麼會來這裡?」 「沒什麼,只不過是在四處逛逛。」 輔佐官伸了伸懶腰,把短到快燒到嘴巴的菸捻熄,重新點了一根。 「呼~。我跟你一起逛吧!要嗎,愛德華王子殿下?」 「你知道我是王子殿下?」 愛德有點愕然。 「當然,是羅伊叫我去查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那你知道我很多事囉?」 愛德眼神帶點殺意。 輔佐官搖了搖頭。 「被羅伊逼迫忘記…」 想著那時羅伊怎樣逼迫自己忘記的情況,輔佐官不自覺的抖音和顫抖。而自己也的確被羅伊不 知道用什麼方法忘記了那一段記憶。 看著輔佐官一臉驚恐樣,愛德認定他的確經過了一段不得了的逼迫,眼神放鬆了下來。反正他 也不在自己暗殺的名單中。 「可是你不是還有一堆文件要點閱嗎?有時間跟我一起走嗎?」 愛德看著那堆積如山的文件問道。 「你要我唸裡頭的內容嗎?」 「不用了!」 愛德冷然的回絕。不用想也知道裡面的內容大概是什麼。 「我好像都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喔?」 「我?我叫"約翰.哈博克",叫我哈博克就好了~!」 說著,吸了一口菸,在吐出嗆鼻的白煙。 「我有榮幸陪著王子殿下逛著城堡嗎?」 愛德點了點頭,正好可以透過這位輔佐官多了解這個城堡,對自己並不會造成損失。 然而,愛德不知道,在不遠處的羅伊莫名的在心裡產生怒火,察覺到這樣的女性開口了 「你跟我來一下!」 不給羅伊時間考慮,女性便直接拉著羅伊往外走。 - × -   「我們走吧,王子殿下!」 「你不用叫我王子殿下啦!愛德華.愛力克才是我的名字!」 「是。」 其實,哈博克要跟愛德一起到處走走也是有私心的,但不是對自己的私心,是對那個自己的上司。    × - × - 『必(避?)看』 - × - 某煞廢言之區 - × - ×   某煞:這一篇可能很快就要結束了… 佐:什麼!!?我還沒跟愛德談情說愛耶! 某煞:阿?談情說愛?!我有安排這種劇情嗎? 佐:你沒安排嗎?((怒瞪)) 某煞:阿!是,我有安排((頭看向旁邊))。 豆:呵呵…你們都不考慮我的感受嗎?((冷笑)) >不知道死活的羅伊撲了上去 佐:我有在考慮阿~~我的愛德ˇ >於是羅伊成了愛德的出氣筒,某煞早就不知去向。 各位大大,現在又到了小的廢言時間啦… 有沒有感覺到字數便少啦?嗯…的確是便少了沒錯! 因為小的不知道要打什麼啦啦啦啦啦…((抖音)) 文章劇情越來越玄(?)了,所以,後面的劇情會慢慢解釋清楚((屁啦!)) 話說,在打這篇文時,我還跑去知識找資料QAQ((哭奔)) 像是咖啡、蛋白石、萱草((他可是有花語的噢ˇ))、高腳杯……等的。 跑了很多次知識,也咬了些知識回來XDDDDDDDˇ((爆飛)) 在打這文章之前的時間都在看動畫度過… 下載了幾部BL動畫,看了好開心的說ˇ((踹飛)) 那麼,不在多說廢話啦…說在多也沒人看! 那個『必(避?)看』啊,只是搞笑用的… 嗯…是這樣沒錯! 如果覺得這篇有不好之處,也請各位大大多多流言與包含(?) 【 您的批評是某煞的刪文之源   您的建議是某煞的金玉良言   您的回應是某煞的動力來源 】 後面,那一大─────段,有點寫的不清不楚,想要交代的也沒寫的很出來…((掩面)) 說實在話,我寫到後面,就忘了前面在寫什麼- -; 所以,接不太上的話…也可以請各位大大流言看文章裡有什麼缺陷…((沉))我會努力去試著更改的 以上存屬在下在發牢騷, 就請各位大大用著純真的眼光去看這篇文囉ˇ ((有沒有感覺到這些話在之前就看過了?沒錯!我跑去複製前面的…((巴飛))因為要說的就是這 些啦…((爆死)) >              By某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