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豆.【王騎】物語05---上

鈷藍色的天空以及些許的白雲,風吹拂著,讓這景象曖昧的可以──────。     ×  ×  玄武門──────。是以不知名的石頭所打鑄而成的,說硬而不脆,有其金剛石的無可比擬 的硬度,也沒它的如此脆弱,深灰的外表,上面雕刻著左右相互對稱的圖騰。往兩旁延伸的是 在海底開鑿出來的變質岩,玄黑的外表,其硬度是也只不過是不知名的石頭次極品,脆度也不 必說,也只低了一層而已。以這兩種岩石來說,就已經很厲害了。然而,在城牆上爬滿的藤 蔓,不近看還不知道原來是如此的粗大,雖然之前為了探察如何潛入而看過一番,但那時和現 在的心境不同,前者是緊張、觀察,後者則是悠閒、自然,這樣來說的話,就反映的出來現在 看的跟之前看的有所不同。藤蔓粗大無比,還帶有危險氣息的尖刺,讓人看的怵目驚心。 愛德思考著,沒想到自己之前看到這藤蔓還不覺害怕,怎麼反而現在看了有種驚心之感!想著 自己是如何一一避過這些尖刺而爬進這城牆內,只要一個不小心不是被刺死就是摔死,也慶幸 自己是個經過嚴苛訓練的殺手。 玄武門的高聳,城牆的嚴峻,讓每一個人都不敢輕易的去嘗試自己的極限。這或許也是為什麼 羅伊會看上愛德的原因之一吧! 沿著城牆持續的走著,太陽已高掛在頭,從早到現在都還未進食的愛德感覺的到胃已經在抗議 了,他偷偷的瞄了走在後頭幾步遠的哈博克,他顯的悠然自得,嘴裡刁著香菸時不常的呼出白 煙。似乎知道愛德在想什麼的哈博克搶先了開口: 「一起去吃午餐吧!」   * * *  「我為什麼得要跟著你走?」 一臉不爽樣的羅伊被原本默默跟著他走的女性霍克愛拉著走,害他沒有跟蹤到哈博克邀愛德去 走走的畫面,這讓羅伊心裡老大不爽的。他雖然知道愛德心裡在想什麼,但是他就是想看到真 正的愛德、看到那個從不對他笑的如此燦爛的笑容,為什麼沒有他在身邊他就可以笑的那樣光 燦?是因為自己惹他討厭了嗎?不想要被他討厭…這感覺是怎麼回是?自己並不清楚。以為愛 德是喜歡他的,因為之前愛德的心裡就有這樣想過,可是…事情好像不是這樣的了! 不敢再次保證、確定。感覺是清晰亦是模糊。 「你喜歡他吧?」 霍克愛了當的直說。 >天空的蔚藍,無邊無際的大地。 「……」 羅伊沒有回答。 >飄蕩的櫻花,搖晃的樹枝。 「看你看他的表情以及之前的動作、思考模式就可以發現了!」 說的簡明扼要,平板的聲音… 羅伊思考著。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  × *//     餐桌上擺著平民老百姓也可以吃到的餐點,所表示的是這個國家的高階人物並不會有階級歧 視,對待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平等。 愛德隨手拿起放在用竹片編織成的小籃子裡的麵包配著小餐碗美味湯汁吃了起來。隔桌對坐的 哈博克捻熄了手中短到不可在短的菸,也拿起了麵包剝了一小塊放進口中。 這是一個建築在四座殿堂中間的仿庭院的涼亭,四根柱子立在四周,很大。涼亭中央有桌子, 至少可容納八人以上也不成問題,百花爭艷的其中有許條幽徑,是連接涼亭中央的道路。 「你喜歡他對吧?」 哈博克的話語讓愛德停下手和口邊的動作,抬起了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羅伊!」 這次可不是說對不起就可以了事的事情了!哈博克一說出這名字,愛德口中的食物向前噴出… 「阿阿…!!你沒事吧?」 哈博克拿起放在桌上的紙巾,往自己的臉上被噴到的東西擦了擦,也搖了頭。 愛德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你為什麼會這樣問?」 沒有回答哈博克的問題,愛德反問回去。 「看你看他的表情以及之前的動作、思考模式就可以發現了!」 說的簡明扼要,平板的聲音… 愛德思考著。    - × - × - × -   幕間  - × - × - × -    烏黑的天空,沒有半點的雲彩。 空曠的房間,機器嘎嘎做響。 漆黑的人影,莫名的氣氛。 老年人最先發出聲音 「都準備好了嗎?」 「是的!」 回答的是老年人最得意、驕傲的完成品,他的孩子。 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的關係比什麼都還要濃厚。 老年人低沉的嗓音,沒有該有的沙啞 「那就去東方藍吧!好好的幹!為我取下整個大陸吧!!」 言畢。他的孩子,笑了。 >『不要讓我失望了,恩維…』 老年人並沒有說出這句話。     ×  × *// 「 True live involves measure of self-acceptance and self -respect and a degree of self-sufficiency in order that one may accept、 respect、and true another person 。 」 霍克愛平冷的說道,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性是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的。 沉寂的、變質的…     ×  × *// 「 True live involves measure of self-acceptance and self -respect and a degree of self-sufficiency in order that one may accept、 respect、and true another person 。 」 哈博克平冷的說道,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孩是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的。 寂靜的、知道的…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愛情是在自我承認,尊重且具有一定獨立性的前提下去接受尊重並 且信任對方的。 】     ×  × * 「可是你不是說百分之百嗎?」 羅伊想著在不久前幾天這位女性不是才跟他說過他百分之百會變成我國的聯姻國嗎?怎麼現在 反而拉著他來這跟他說這些話呢?這不像是將來要成為我國皇后會說的話吧!腦袋裡轉了一大 圈依然沒有想到為什麼羅伊無奈的看著女性。 「百分之一百?」 「是說絕對不可能成為你的聯姻國的意思!」 女性說出一個讓羅伊感到奇怪的話。 至少,很多人都爭先恐後的想要跟他聯姻、結婚不是嗎?怎麼會有女性不要這種機會? 羅伊的驚訝沒使女性斷了接下的話語 「看你對那個小男孩的表情就知道你不會是我喜歡的人!」 「曾經有個會看手相的人說過:『在生命中,每個人都有一顆星星指引他的方向,大部分人的 星星在天上,他必須跟著星星走,讓星星決定他的未來命運,而小部分的人,手掌上一個星型 的紋,那星星就握在他的掌中,由他自己去支配。』但是我認為:即使我們手中沒有那個星 紋,也必須伸出毅力的手,把屬於自己的那顆星星從天上摘下,讓自己決定自己的方向,而不 是照著一個已決定好的命運盲目的去做。」 「所以…」     ×  × // * 「所以,如果你是真的喜歡他,你不用猶豫,這是你的未來,不是別人的。」 哈博克一臉正經的對著愛德如此說著。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說?」 愛德強壓下在心裡的話語。什麼都不知道就不要亂說!你根本不懂我為什麼要當殺手,為什麼 我會聽命於我父親的意思去殺人! 「因為…我也喜歡羅伊…」 愛德的心裡感到非常的突兀,他不知道哈博克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可是,既然喜歡他,為什麼 還要對我說這些話?如果真心喜歡他的話,那不是應該想辦法把我趕出去?愛德想到這,發現 就算哈博克把他趕去,他也會想其他辦法再次的溜進這座城堡裡的!為了殺死這個國家的國 王…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