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棋靈王真正的完結。

前回提要:自從塔矢行洋老師引退之后到目前為止, 日本圍棋界各頭銜戰接二連三的被年輕一輩所勝出: 塔矢亮繼承父親成為新一代名人, 緒方精次在獲得十段頭銜之后又贏得了棋聖和天元兩個頭銜, 不久之后,倉田八段也摘取了王座的頭銜, 目前仍然保留頭銜的老一輩棋手中,只剩下桑原本因方了。 而進藤光,剛剛晉昇為四段的17歲少年, 終於打入「本因方」循環賽,並擊敗對手越智、和谷等人, 獲得向桑原老師挑戰的資格!而為期兩天的「本因方」挑戰賽, 光仔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盡管是第一次參加頭銜戰, 他不僅沒有怯場,反而恰到好處地給桑原老師以回擊, 到第七場比賽開始之前,他們打成了3:3的平局, 那麼最后的關鍵一局情況會怎麼樣呢? 「進藤光……他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圍棋周刊的編輯三宅先生一邊看著直播的熒幕一邊感嘆。 「這應該是他第一次參加頭銜戰吧,表現不俗啊!」 倉田先生吃著蕎麥面,卻目不轉睛地望著電視機。 而塔矢、緒方等人都聚集在日本棋院的直播間里,等待著第七局的結果。 「按照現在的情形,進藤勝出的可能並非沒有呢。」 緒方吐出一個煙圈,緩緩地說。 「進藤……你終於開始發揮實力了嗎?……」 塔矢雖然沒有回答緒方的話,卻在心中默默地想著,不禁回憶起四年前他們的第一次對戰: 「你的棋力有幾段?」 「我也不知道……應該比較厲害吧!」 「不知道卻說比較厲害,啊哈哈……!」 ---------------------------------------------------------------------- 定石的手法很古老,下子的手勢很外行,可是, 自己卻真的敗在他的手上了。 但,為什麼在中學團體賽的時候遇到的他, 棋藝一下子退步那麼多呢? 「在你的心中,有另外一個你……在圍棋會所跟我下過兩次棋,那是……SAI!抑或是……現在的你?」 塔矢看著「幽玄棋室」中專心致志下棋的光仔,心中充滿了疑問。 ----------------------------------------------------------------------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離第七局開始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桑原老師漸漸露出了疲態。 「不行了嗎……?畢竟年事已高了啊……」桑原老師的手指夾著白子,久久沒有落子,「日本的圍棋界,真的已經刮起一陣年輕的風呢……!」 「但是,進藤光,你有資格從我的地方奪走本因方的頭銜嗎?」桑原老師那狹長的眼隙中射出精靈般的光芒, 「如果有的話,就在這里打敗我吧!」 他將一顆白子「啪!」得定在出乎意料的地方。 觀戰的人們均是一驚: 「竟然還有這一手?!不愧是桑原老師……」 可是,光仔卻沒有慌張。 他慢慢地收起手中的折扇,不慌不忙地執起黑子。 「進藤,你要怎麼應付呢?」 塔矢仔細地觀摩著棋局,暗暗地想。 優雅而縴細的手勢,冷靜而自信的微笑,光仔下出了關鍵的一步。 「什麼?!?!」 這一步棋頓時引起場內場外一陣喧嘩。 桑原老師吃驚地看著光仔的落子, 圍棋周刊的三宅先生和做報道的記者們都發出了驚嘆,而更多的人,倉田、緒方、塔矢、伊角、越智、和谷、森下、白川等 一干職業棋手臉上則浮現出更為奇特的表情,那與其說是驚訝, 不如說是─駭異! 因為他們的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一個人─「本因方……秀策!!!」 ---------------------------------------------------------------------- 「幽玄棋室」中,再一次出現了短暫的沉默。 「佐為,你看得到嗎?……現在我所下的棋。」 光仔凝神在棋局上,腦海中浮現起第一次和佐為來這里下棋的情形,—那是他成為新初段后的幼獅戰,與塔矢行洋老師的對決。 來到這間充滿了幽玄氣氛的棋室里,佐為他禁不住就想親自上陣呢!還和光仔鬧起別扭。 「佐為那家伙,總是叫嚷著要下棋呢……」 光仔默默地懷想著。 「可是,如果不是你曾經那麼無私地站在我身后,就沒有現在的我!」 他的手緊緊地握著折扇。 「我的棋中,有你的存在……佐為,你一定看得到我所下的每一步吧……」 桑原老師陷入了苦思冥想中,而光仔的思緒依然沉浸在過往的回憶里。 「本因方秀策……就是佐為你啊,……所以,這一局我一定要贏!」 他抬起頭,眼眸中露出堅定的神情。 桑原老師的心理防線終於崩潰了。 「我認輸了……」 他低下了頭。 東京日本棋院再次掀起喧嘩。 「我想我確實……應該讓位了……」桑原老師的臉上露出難得一見的和藹笑容,「日本圍棋界需要一股年輕的風呵……少年,你贏了!」 「謝謝……桑原老師您的指教!」 光仔的眼里浮出一層柔和的銀光,他站起身走到桑原老師的面前,大聲地說。 ---------------------------------------------------------------------- 曆時兩天的「本因方」挑戰賽終於結束了,而新的本因方也就此誕生—進藤本因方。 就這樣,以緒方精次、倉田厚、塔矢亮和進藤光為首的新一代日本圍棋界頂尖高手終成定局, 老一輩的棋士們也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退出了職業棋壇的舞台。 然而,故事並沒有完結,因為還有來自韓國和中國等職業棋手的威脅,以及更年輕的后輩們的挑戰呀! ---------------------------------------------------------------------- 走出「幽玄棋室」,難纏的媒體們傾巢出動,把光仔圍得水泄不通。 「哎呀,真糟糕!」光仔望著鋪天蓋地的採訪者,腦后掉下一滴汗。 幸虧三宅先生幫忙解了圍。 「各位,進藤本因方剛剛下完比賽,讓他休息一下再做採訪吧!這也是媒體應有的職業道德呀!」 「說的好聽,結果還不是想周刊圍棋做獨家採訪?」 雖然有些記者們這麼嘟囔著,但是三宅先生是有威信的報刊編輯,大家也總算「放過」了光仔。 「啊,真是太謝謝你了,三宅先生。」 「太客氣了,進藤老師。應該要先祝賀A吧!」 「不……別稱呼我老師行嗎?」光仔吐了吐舌頭,「還是像以前那樣叫吧,很不習慣呢!」 三宅先生剛想回答,只聽到從身后傳來塔矢亮那沉靜的聲音。 「進藤,祝賀你。」 「塔矢……」 進藤回過頭,看到了穿著西服的塔矢和緒方。 「謝謝。」 他也以平靜的口吻回答他。 「話說回來,你真的變強了呢……四年多前,那個讓我覺得深不可測的進藤終於回來了……」 塔矢望著他的眼睛,極力地想尋找些什麼。 光仔遲疑了一下,突然問道: 「塔矢,我問你:四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相比,哪一個比較厲害?」 「嗯……不相上下呢。」 「真的嗎?不相上下啊……」 光仔不相信地問。 「啊,我的意思不是說你沒有進步呀……因為我也在進步呢!」 塔矢會錯了意,忙補充道。 「不……能說不相上下就已經……是最好的評價了……」 光仔抬起頭,仰望著天空中飛翔的鳥兒。 「塔矢,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 「因島。——本因方秀策的出生地!」 兩位年輕的棋士,懷著各異的心情,一同PowerZone上了前往廣島的列車。 「哪,進藤,為什麼突然要去那地方呀?」 塔矢還是有些疑惑。 「因為……我覺得會有什麼好事在那里發生呢!」 光仔神祕地一笑。 「我的心中,有另一個我。」 「哎?」 「兩年多前,你不是這樣對我說嗎?」 「可那是我的胡言亂語呀!」 塔矢的臉紅了,但是光仔卻面色嚴肅。 「塔矢,你並沒有猜錯,我的心中,有另外一個我;一個可以和本因方秀策媲美的我……想知道原因的話,到了因島我會告訴你喲!」 「是這樣子嗎?……」 ---------------------------------------------------------------------- 幾經轉車,他們終於踏上了因島的土地。 海濱的空氣異常清新,到處可見翱翔的海鳥,感受到與東京截然不同的舒適氣氛,塔矢與光仔不禁精神一振。 「怎麼說呢,真的感覺好象會有好事發生的樣子耶!」 光仔深吸了一口氣。 「你以前就來過這里嗎?」 塔矢見他熟門熟路的,便問道。 「是啊,很匆忙地來過一趟。你呢?」 「我只去過東京的秀策墓地。」 「那這里應該有很多地方值得你去呀!」 光仔拉拉他的衣服,「我們快走吧。第一站:秀策紀念館。」 「秀策紀念館?」 「嗯,秀策的出生地呀。」 ---------------------------------------------------------------------- 帶有和式風格的廟會展現在兩人面前,籬墻圍著的庭園里立著一塊大理石碑,上書「日本第一棋聖本因方秀策」幾個大字。 欣賞著幽靜的風景,光仔回憶起曾經為了尋找佐為而特意來此的情形;秀策紀念館的景致似乎一點也沒有改變,然而來訪者的心情卻不同昔日呢。 「就是這里嗎?」 他們停在一間屋子前,在門口玄關處換上拖鞋。 柔和的陽光穿過薄薄的窗帘透進朴素的房間,窗邊一盆淡雅素潔的菖蒲花正悄然綻放。明凈的玻璃柜子里,整齊地陳列著秀策的遺物:帶著四腳的棋盤,散亂的棋子,已經有些泛黃的棋譜,還有歌舞伎的道具,字畫卷軸,油紙傘,橫笛,檜扇等等100多年江戶時代的器物。 「保存得可真完整呀。」 塔矢一件件瀏覽過去,發出了感嘆。 「還有呢,我們去看看秀策的墓地吧。」 光仔似乎有些等不及的樣子,拉著塔矢來到后山的墓地。 「不只是秀策,曆代所有的本因方之墓都在這兒哪!」 塔矢邊走邊觀察,隨著光仔來到一座青灰色的石碑前,看到上面用工整的字體寫著「秀策四量墓」這五個字。 墓碑的雕花基石旁,放著前來拜謁的人所留下的白菊花。 他們不約而同地駐足在這墓碑邊,沒有說一句話。 風颯颯地吹過,可以聽見啁啾的鳥聲;白菊花的葉子上沾著晶瑩的水珠。 「本因方秀策啊……」 第一次,如此接近的感覺到這位江戶時代的棋聖,盡管從那至今已經過了100多年,可是現在的棋藝是不是超越了那個時代呢……? 墓地里非常的安靜,仿佛不願吵醒安睡在這里的靈魂。一個身穿褐衣的僧人,長時間地佇立在墓地中;偶爾會有一只受了驚嚇的鳥破林而出,才稍微顯出這里的生機。 「果然……還是不在啊……雖然早就猜到了……」 光仔頗覺失望。 「誰不在啊?」 塔矢側臉問道。 「不,沒什麼。我們再去一處地方吧。」 「呃?」 「竹原的寶泉寺啊,秀策曾在那里下過棋。喂,我們要不要用那時的棋盤來下一局?」 「好是好,不過……那麼珍貴的東西,收藏的管理員會讓我們使用嗎?」 「沒問題的啦,那里漲悝B是很好說話的人!走啊!」 「知道了啦,你不要扯我的袖子嘛……」 光仔迫不及待地拉著塔矢來到寶泉寺,他們屏氣斂神地走過那些闃無人聲的廂房,來到收藏秀策棋盤的那一間屋子里。 「這就是當時使用過的棋盤,小兄弟,我記得你好象來過吧。」 管理員大叔似乎認出了光仔。 「哎,兩年前來過呢。大叔記性真好!」 「呵呵,因為會兩次來這里的人並不多見呀。小兄弟,你也會下圍棋嗎?」 聽著那個大叔近乎於沒有常識的問題,塔矢和光仔相視一笑。 「大叔,你能讓我們用這個棋盤下一局棋嗎?」 「可以呀,這里是棋子。」 那個管理員很大方地說,還把當時所用的棋子也拿了出來,又叮囑他們: 「不過,還是要盡量小心一點啊。」 「是!」 塔矢和光仔異口同聲地答道,很快地相對而坐在棋盤的兩邊。那大叔微笑著看了看他們,便起身走出門去。 「呀,我用黑子。」 猜子的結果,是光仔執黑子,塔矢執白子。 「和那個時候一樣呢。」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塔矢冒出一句話。 「……是呀,不過,和你對決的人可不一樣哦。」 光仔在「星」的位置下了第一手。 「這是什麼意思?」 塔矢也同樣下了「星」。 「在我的心里,曾經存在有另一個我。」 光仔一邊落子,一邊說。 「他是平安時代的棋士,以前在本因方秀策的心中復活,100多年后又復活在我的心里,借著我的身體繼續下圍棋。—為了達到神之一招!」 光仔的臉色很平靜,盡管敘述的是一個並不平靜的故事。 「那麼,曾經和我在圍棋會館下過棋的人果然……」 「是佐為呀,那個復活在我心中的棋魂,——藤原佐為;也是網上那個打敗你爸爸的SAI。」 「藤原……佐為……SAI?」 塔矢重復著這些名字,光仔繼續說下去。 「我在佐為的影響下開始下圍棋,而且,以你為目標……可是有一天,佐為消失了;就是在我成為新初段后不久。」 「是你連續不戰而敗的那段低潮期嗎?」 「沒錯。我為了尋找佐為,來到過這里。可是,他徹底地消失了……」 光仔低垂著眼帘說。 「真不敢相信,這個世界居然真的有鬼怪的存在。」 雖然已經猜到些什麼,這個匪夷所思的故事還是讓塔矢感到不可思議。 「現在你明白了吧,為什麼我的棋藝一下子好一下子坏了吧。因為我是個蠢材,光想著自己下自己下,完全沒有考慮佐為的心情……」 直到今天,他還是把佐為消失的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 「我也要跟你說對不起,塔矢,我知道你很想和佐為下,可是就因為我的緣故你們下棋的機會很少……我想佐為他,一定是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的吧。」 光仔的眼中涌起一種酸酸的感覺,一想到佐為的消失,他還是無法克制悲傷的心情。 「不……我認為不是那樣子的。」 塔矢的眼中亮著光芒。 「哎?」 光仔不解地看著塔矢。 「因為,我想他應該和我們一樣,發現了你的光芒,你的與眾不同之處。我想,他一定是帶著希望和欣慰離開你的,他相信你可以完成他所沒有完成的事情,.....神之一招!」 「神……之……一……招?」 光仔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心中划過一絲奇異的感覺。 這個時候,房間里想起一個聲音。 「是呀,小光,塔矢亮說的沒錯。」 聽到這個熟悉又陌生,親切又溫柔的聲音,光仔的心一下子定住了。 「進藤,你怎麼了?剛剛好象有人叫你哎!」 是佐為嗎?是佐為嗎?光仔睜大眼睛朝著四處問道。 「你也聽到了是不是?是佐為啊!!!!」 他大聲對塔矢說。 「佐為!佐為!你在嗎?你在這里是嗎?」 光仔急切地在房間里尋找。 「佐為!我一直在找你啊!你在哪裡呢?」 「進藤!你看這棋盤!」 塔矢突然說。 棋盤上空的空氣發生一陣異常的波動,兩個少年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地方,突然之間,在空氣中浮現出一位戴著高帽的平安棋士的身影。錦衣朱唇,長發輕揚,不是佐為是誰?! 「佐為!!」 光仔激動地跑上前。 「我是佐為,藤原佐為,一個平安時代的棋士。小光,我一直在等你呀。」 「你就是……進藤所說的……藤原佐為嗎?」 塔矢也吃驚地看著那個神祕的身影。 「正是,很榮幸曾跟你和你的父親交過手啊。」 佐為微微的笑著。 「佐為!你原來沒有消失啊!回到我身邊來呀,佐為!以后我把所以的棋都給你下啊!不要……不要再離開我呀!」 光仔哭喊著說。 「小光,我其實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呀。」 帶著優雅而高貴的笑顏,佐為溫柔地說。 「我的形體雖然已經消失了,可是我的棋局和我的存在,卻融化在你的每一步棋中了……」 「小光,你知道嗎?虎次郎是為了我而存在的,而我是為了你而存在的呵……」 「圍棋就是這樣,才會一代一代相傳下去,總有一天,你也會發現那個你為之存在的人吧……」 「什麼存在不存在我不管啦!我只要你回到我身邊就可以了!求求你!只要像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一樣就好了……」 「你錯了,小光。現在的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神之一招……你要自己用心去體會……」 「佐為!佐為!你別走啊!佐為!我還有許多話要跟你說呢!佐為!」 不管光仔如何呼喊,那絢麗的面顏在空氣中逐漸黯淡下去,最終消失於無形。 「佐為!佐為!佐為!!!佐為啊!!!!!」 「他已經消失啦!進藤!」 看著光仔不顧一切地在棋盤四處尋找,塔矢不禁提醒他。 「為什麼?為什麼?佐為!為什麼呀?……」 光仔痛苦地跪在棋盤前,喃喃自語。 「進藤,他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耳邊,塔矢的聲音傳來。 「他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走的,將棋藝留傳給后人的使命……他是為了將圍棋傳給他的后代而存在,同樣,我們也是為了我們的后代而存在……」 「可是,我想和佐為下棋啊,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啊……」 雖然也知道佐為的心意,光仔還是低著頭哭泣。 「進藤,你別忘了,還有我們啊!你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了嗎?你是新一代的本因方啊!本因方秀策曾獲得的榮譽,現在正由你承受著啊!」 塔矢一把拉起他。 「為了達到神之一招,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呢……」 「神之一招……嗎?」 光仔輕輕地重復說。 「沒錯,我們不是一直都以這個為目標嗎?……而且,即使在我們有生之年無法達到,也要像佐為一樣,尋找到可以繼承圍棋的后人哪……」 聽著塔矢的話,光仔逐漸停止了啜泣。 「那,我以后還能再見到佐為嗎?」 他看著秀策用過的棋盤問。 「佐為不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嗎?在你的棋當中……你不是說因為你的緣故而使我錯失了和他交手的機會嗎? 那麼,你現在就要代替他補償我嘍?……」 塔矢看著光仔,眼中燃燒起競爭的火焰。 光仔默默地收起了淚水。 塔矢亮,一生的勁敵啊…… 「你說的不錯,我必須,繼續下圍棋!」 「和你,和緒方老師,和倉田先生,和所有的人!」 「只有這麼做,才能讓佐為繼續存在下去!」 他說著又重新做到原來的位子上。 「現在,我們把這一局結束吧。」 塔矢的嘴邊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你還沒有贏過我呢!」 他執起白子很快地落子。 光仔用袖子擦干殘留在眼角的淚水,立刻回了一子。 「我不會再輕易輸給你了!」 「出這招嗎?看我的!」 ---------------------------------------------------------------------- 隱約,浮現了佐為的身影。 在兩個少年你來我往的執子、落子中,棋盤間隱約浮現出佐為的身影。可是,他們誰都沒有再注意。因為,他們都正朝著新的目標奮斗著…… 還是像以往那樣,佐為微笑著,俯視為了達到「神之一招」的年輕的棋士們,佐為微笑著。 「圍棋,就是這樣一代一代相傳下去的啊,小光……」 ** 轉載於: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205080415278 ** 老實說,這個結局真的比較好,可惡,當時在看這個結局時,很剛好在聽棋靈王的完結篇的插曲"Get over",害我小流了一下淚,雖然說這個完結在很久很久棋魂完結之後沒多久就聽朋友說了,但是,今天的我居然才自己去找這個完結來看(痛哭),這個完結真的比較棒,韓國我不予置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