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狩日之夜】 。第一夜。  --令人頭疼的相遇。

「看屁啊!你是不是個騎士啊?」女孩一臉凶狠樣,但她還算是小孩子的氣質讓那凶狠弱了幾分「你到底懂不懂騎士禮儀?看到女士全身溼透也不會想想辦法嗎?」 「很抱歉,我不是個優良騎士,我只不過是順著時代的退化而裝扮成這樣罷了。」男子攤開了手,表示很無奈。 女孩定眼看著男人,打良著他,一頭的銀白髮,是天生的自然捲還是剛睡醒沒整理的頭髮有幾搓翹了起來,而後方的頭髮有一搓特別留長至腰間的髮尾,那理應是該扣好的上衣,鈕扣被解了開來,厚實的胸膛一覽無遺,鍛鍊過的體格讓男人有了腹肌跟肌肉,綁在腰上的腰帶有兩條,一黑一白,扣環部分是上下顛倒的十字架;長而及膝的褲擺被塞進了馬靴裡。至此,女孩很不屑的撇開頭。 「喂,妳,真的是非常的不禮貌喔。」 看來男人對於女孩似乎是很不屑的眼神、啊,不,是根本就是很不屑的眼神感到冒名的惱怒。欸欸,雖然我對自己的穿著和打扮沒什麼在意,但是妳那眼神好令人……令人,欠打啊! 「一個沒有騎士潔操的男人,我何需對他有禮貌?」 女孩說道。接著往河邊看,男人的眼神很自然跟著女孩所看的方向看去,原本要反駁的話也頓時堵在嘴裡沒說出來。 波光粼粼的水面載浮載沉了一個讓人會說出『噢,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的東西,那東西會使人想到東方的某個童話故事『桃太郎』,嗯,沒看錯的話,那是個桃子沒錯吧,男人眨了眨眼,這真的是桃子對吧? 「欸,你,傻愣個什麼勁?還不快點把我的行李箱拿過來。」 行李箱…、不會是那顆桃子吧? 好吧,那個女孩指著那顆桃子。 男人好歹也是個騎士,不好意思在讓一個全身溼透的女孩再次回到冰冷的水中,不,或許真該再讓那嘴上不饒人的女孩回到水中當個漂浮屍體才是,想歸想,男人依然認命的走到水岸邊,當要踏進水裡時,桃子自動的流向男人。 再一次的愣住。真是顆怪桃子。 男人使勁把桃子搬上了岸,頓時,光芒四射,刺眼的讓人睜不開眼睛。 一個深沉的聲音從光芒的正中央傳了出來: 「啊,怪人二人組,是你們解放我的嗎?」 『靠,今天怎麼一直遇到非常令人不爽的事情呢?』男人在心裡咕噥,試著睜開他那瞬間被光芒照射到而暫時性失明的雙眼,這一睜更是不得了…… 桃子裡坐著一位體態優雅的美男子,一手拿著香味四溢的紅茶細細品嘗、一手拿著鏡子往自己的臉上狂照。 「你們好,我叫做拉德,也可以叫我兔子。」美男子、呃,不,現在應該稱他為拉德?兔子?的這位男性,就算在說話也還是不停的看著鏡子上的自己,不時的臉上露出那看起來非常自戀的笑容「你們就叫我兔子吧。」 男人和女孩的表情現在一定是『囧』,哪來這麼自戀的人啊!?況且我們也沒想要知道他的名字!重點是,他憑什麼說我們是怪人?瞧瞧他那一身的……得體打扮和那一頭……平順的烏黑頭髮,通體黑的貼身衣服讓美男子的身材看起來更加鮮明,喂!找不到吐嘈點啦! 不約而同的,男人和女孩歎了口氣。 「喂,自戀男,你怎麼會在我的行李裡面?還有,我跟他才不是什麼怪人二人組!」女孩指著男人慍怒道「怪人從頭到尾就只有你和他而已!」接著指了兔子。 「沒錯、沒錯,我跟那女孩才不是怪人二人組呢,從頭到尾就你跟我是而已……」男人倏地發現女孩講的話有怪異之處「喂,妳這樣說也不對喔!我才不是什麼怪人咧!還有,別你的你的叫,我也是有名字的,煞伊,這是我的名字。」 「嘖嘖,又沒人問你的名字,妳說是不是啊,怪人小姐?」兔子喝完最後一口的紅茶站了起來,顯然,對於男子說出的名字並不感興趣。 『靠,明明就是你先說出名字的!』煞伊在心裡咒罵了兔子的祖宗十八代一遍,沒辦法,除了自戀外,實在找不出可以罵的地方。 女孩怒吼:「你到底要我說幾遍才甘心啊?我不是怪人!我叫Improbity。」 「妳不是日本人嗎?」煞伊抓了抓那亂糟糟的銀髮「頭髮金色、名字又是英文,我看妳根本不是日本人吧。」最後一句話幾乎是肯定句,而非否定句。 「就讓我幫Improbity解釋一下,因為這樣、所以那樣、於是變成這樣。」兔子自以為很幽默的說出這段話,或許他是個幽默的人也說不定,因為此時的煞伊笑個不停。 『喂,這句話到底哪裡有笑點啊!!?』Improbity跟兔子忍不住的汗顏。 「我只不過比較喜歡金色的頭髮所以去染,然後英文名字是一位以前教我射箭的老師所賜予的名字,最後,兔子先生,你還沒說為什麼你會在我的行李箱裡。」 「喔喔,那都是意外啦,我看到河岸邊停靠一顆大桃子,就很好奇的走了過去看,誰知道我一碰到桃子它就把我吸了進去。」絕對不能說,我其實是踩到香蕉皮滑了一腳在空中來個完美的連續三連翻後跌落河裡,接著看到了一個能抓的東西,結果一抓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按鈕,最後被那個能抓的東西死命吸了進去。 Improbity沉思了一會,道出了剛剛兔子在心裡想的一樣的話:「唔,我還以為你是踩到香蕉皮滑了一腳在空中來個完美的連續三連翻後跌落河裡,接著看到了一個能抓的東西,結果一抓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按鈕,最後被那個能抓的東西死命吸了進去呢!是我想錯了,我很抱歉。」 「呃…啊哈哈……」兔子打哈哈的笑著,這女孩絕對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啊!!! 「好啦!你要笑到什麼時候啊?劣質的騎士先生。」Improbity沾濕的身體被風吹的微微顫抖,兔子立刻很有禮貌的從桃子形狀的行李箱中拿出Improbity的替換衣物給了她「你們頭都給我轉到一邊去,不准轉過來。」語畢,Improbity四處望了一下,看到一處滿不錯的草叢間,正要走過去時煞伊拉住了她。 「…幹麻?」Improbity不爽的說道。 「拿去。」煞伊從懷裡掏出一件短到只到大腿三分之一甚至更短的緊身黑褲「不要穿七分的牛仔褲,不好看。」 Improbity側頭問:「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撿來的。」 「……你把人當笨蛋是嗎?誰會相信這種東西是撿來的啊!」嘴巴雖然這樣說,Improbity還是一把搶過煞伊手上的緊身黑褲頭也不回的走進草叢堆。 「她那是在生氣嗎?」煞伊看著一旁的兔子。 「嗯,我想她應該是想罵你變態吧,不過因為你說她穿那樣不好看,自尊心受到傷害,大概是這樣。不過你也真是厲害,居然去偷別人的內褲。」 「就說那是我撿來的了……」兔子一臉狐疑的看著煞伊「好吧,我說實話,那是我母親說只要把那件內褲帶在身上,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天哪,這人不止是個怪人,腦袋似乎也有問題,兔子在內心說道。 「對了,你知道嗎……?」雖然已經對許多人這樣說過了,也有想放棄不想說的念頭,『根本沒人相信』,但是,總覺得眼前這位自戀男子會知道他在說什麼的「這世界在倒退,有個齒輪要………」 「啊啊啊啊啊─────────!」草叢那的尖叫聲打斷煞伊說一半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