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狩日之夜】 。第二夜。  --令人頭疼的相遇 其之二。

金色光芒持續了將近半分鐘才漸漸轉弱,天空破了顆洞。 「啊啊啊啊啊!!!!!」Improbity依然尖叫著「該死的煞伊給我過來,不,還是不要過來好了……你們都給我滾開!!」 「唔,可是我們已經過來了…噗、噗哈哈……」煞伊跟兔子捂著嘴努力忍著不笑,但那似乎是件非常困難的事「哈哈…啊哈哈…妳、妳那是什麼樣子啊?」 根據現場景象顯示,Improbity變成了超級賽○人,金色的頭髮猶如怒火衝冠般的豎立起來,全身被金黃色的盔甲包圍住,呃、這樣似乎不是超級賽○人了,反而比較像聖鬥士○使,抱歉,扯遠了。 「你還敢說?我一穿上你給的內褲就變成了這樣啦!!快點給我恢復原狀!」 「好啦好啦!」煞伊摸著Improbity那豎起的頭髮『哇,是硬的耶!』,原本也想摸的兔子被Improbity狠狠的踢飛 「妳先試著感受妳丹田裡的氣,接著慢慢的讓那些氣順著筋脈流遍全身,然後在把氣集中在兩手掌心,最後是做這個動作。」 煞伊把兩手腕相貼,身體些微輕轉,手貼伏於右腰,下體是採蹲馬步的姿勢固定好腳步,Improbity一樣畫葫蘆的跟著做這些動作。 「跟著我唸,龜.派.氣.功.波。」煞伊貼伏於右腰的手此時往前伸直,但是掌心並沒有發射出任何的光芒,Improbity的掌心卻發射出了一道黃白交錯的氣功波,風壓大到煞伊往後退了好多步,凡是被氣功波掃到的地方都留下了焦黑且深深的溝,風雲也變了色。 好巧不巧的,走在路上的行人被這氣功波給輕微掃到,“她”面帶著微笑,看著這使她受傷的氣功波的發射者,她依然微笑的走到Improbity的身邊,連煞伊都沒發現的情況下,她持著手刀往Improbity的後頸敲了下去,結束了這場鬧劇。 至於為什麼煞伊沒發現這位外來者呢?因為他笑翻了,他笑倒在地,用手不斷的敲擊泥土地『沒想到真的能發射耶!!下次叫她試試看聖鬥士○使的絕招好了。』這是他唯一個念頭。 「喂,你!」女人指著笑倒在地的煞伊叫了聲,也順勢的踹了一腳「真是夠了。」 「啊、啊啊哈哈、呃,小姐,你、你受傷了?」煞伊看著她說話變的支吾『是個美女呢!』 「你腦袋是卡到陰還是腦殘了?血噴成這樣還問我是不是受傷了?」女人說的好像不關她的事一樣,不過她那血肉糢糊的右手臂似乎看的到裡面的骨頭…? 「那麼,美麗的小姐啊,請讓我用我的愛幫你包紮吧。」不知何時走到女人後方的兔子拿出了繃帶,正準備包紮時,女人一記手刀……可憐的兔子暈倒了,背景音樂是格鬥擂台上的響鈴聲“叮.叮.叮",然後主持人就會說『一秒、兩秒、三秒』台下一陣歡呼,主持人高舉○○○的雙手『勝利者是○○○』那樣。 「我是咒師,治癒術早在我三歲時就會了,還哪需要包紮。」女人的左手掌心冒出零碎的光芒,當那些光芒碰到了右手臂,傷口很快就消失了「還有,不要隨便走到我後方,我會反射性的打人。」他是高手,女人看著剛剛被打暈的兔子心想。 「嗯,以後我們會注意的。」 煞伊拍打著Improbity的臉,試著叫醒她。 「喔喔,這裡是天堂嗎?啊,我看到頭上有好多的鴨子跟星星。啊,有光輝打到我的身上,難道,我真的要升天了嗎?不,不行,這樣我私藏在家的B○漫畫跟小說會被妹妹拿走的!」Improbity莫名的激動,一旁的煞伊抓住她的手「欸,煞伊你也死啦?」 「你沒死,打在你身上的光輝不過是太陽光而已,至於你說的鴨子跟星星只是幻覺。」 「那你剛剛交我的招數為什麼發射出去後我就昏倒了,是我MP(精神力吧…)不夠嗎?還是SP(魔力)不夠?更或者是……」 煞伊對著敲昏Improbity的女人訕笑… 「我想,一切都是意外。妳看,妳穿的勁裝消失了。」是的,在Improbity被敲昏、氣功波消失時,金色的鎧甲也跟著消失,剩下的只有那條黑色內、呃、不,是金色的內褲被和服裙擺遮的若隱若現。 「啊,我想起來了!」Improbity一拳揮向煞伊,煞伊連忙向後傾,拳落了空「你這是什麼爛內褲啊!?你給我好好說明一下!」明顯的,Improbity現在非常的生氣。 「嗯,我也不知道。」 「你他○的,還給我裝傻?我一穿上你給的這條內褲就變成那該死的怪模樣。」 「唔,就跟你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麻煩的女人。」 「欸,兄弟,你馬怕卡準欸,謀哩係帕卡都位去? (台語)」 「你們兩個別吵!而且還給我繞台語幹麻?我聽不懂台語啦!」煞伊跟Improbity別過頭罵著女人跟兔子「沒看到我們在吵架嗎?」 「不是我們在說話。」女人看了看昏倒的兔子。 「這邊除了我們幾個之外還有其他人嗎?」 「西哇啦!西哇啦!(台語)」不是在場四個人的聲音在次傳出。 「嚇!有鬼。」三人同人驚訝。 「哇摁西鬼啦!(台語)」聲音咳了咳嗓音「我是Improbity身上的那條黃金聖內褲,別小看我,我可是曾經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的超級古老級的隱藏版內褲呢。」 「我管你是什麼內褲,反正你會講話就夠噁心的了!我要把你脫下來然後撕爛!」Improbity惱羞成怒的拚了命脫內褲,但是怎樣都脫不下來「混帳啊!」 「嗯,我現在是透過你的弓在說話,內褲會說話其實我自己也覺得滿噁心的。所以我只會付於主人身上的武器說話,然後,我說我是隱藏版,理所當然的,要我隱藏主人才能脫下內褲。」 煞伊傻傻的問道:「你所謂的隱藏不會是變回黑色內褲吧?」 「喔喔,你還真是了解我啊,年輕人,不愧是帶著我旅行已久的人啊。」聲音再次的咳了咳嗓音「呃,看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居亞斯.冥.特爾基.梅蘭.D.索尼芬伊.瑪羅德葛.克里斯基.格里二世。」看來這位內褲先生也很多話呢。 Improbity依然不罷休的死命要脫下內褲。 煞伊嘴裡嚼著文字,似乎是在記那長的不可思議的名字。 兔子從昏迷中轉醒。 女人是完全不懂現在的情況,不過她大概整理出了…心得? 「居亞斯.冥.特爾基.梅蘭.D.索尼芬伊.瑪羅德葛.克里斯基.格里二世」女人迅速的唸出名字,內褲先生被狠狠的嚇了一跳,面帶沉重的問:「請問,既然你是二世的話,等於你有爸爸之類囉…?」 「那、那不是重點…吧?算了,是的,我有爸爸跟媽媽,他們現在正在別的星球旅行。」這女的記憶力好恐怖啊,內褲暗自在心裡默道「我是受煞伊的母親所託,竟而出現在這裡的,依他母親所言,這世界正面臨回歸到根本的危機,所以要我跟著他一起旅行,等適合的人、適合的時機,讓我來說明這一切。」 「母親……」煞伊感覺到有點的感傷,他的母親化為單純物體的瞬間他記的清清楚楚,忘也忘不了。 「請你們仔細聽我說,煞伊、Improbity、兔子及…恬恬」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女人側頭不解。 「好歹我也是曾經經歷過二次世界大戰的超級古老級的隱藏版內褲,一點小事我當然會知道。還有,你們的另外一個夥伴要出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