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櫻花の飄落【焰×鋼】全

「羅伊…是不是要打戰了…?」金髮少年坐在黑髮男性的腿上雙手環抱著 黑髮男性的脖子。 「恩…」黑髮男性不想隱瞞在懷抱裡的金髮人兒任何一件事情。 「…」低下頭… 黑髮男性輕聲哄著金髮人兒。 「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恩…難道我真的要讓雙手沾滿鮮血嗎…?」金髮人兒問道。 「…不是…」 「…難道罪人真的無法得到幸福嗎…?」 「…不是……我會永遠愛著你的…愛德…」 「……我們…都千萬別死…」 「…這是一定的嘛…」苦笑。 >(補充:以阿爾恢復身體看這篇文。) 金髮人兒抬起頭…微笑… 「羅伊,如果戰爭結束可不可以陪我去看櫻花…?」 「當然可以阿…!!」肯定。 「恩…」燦爛的微笑。 落下,深深的一吻ˍˍˍ × × × … 戰爭,死了也好像也是理所當然似的。 『夥伴,對我而言既陌生又熟悉…』 "磅"無數的房屋因為戰爭的關係因此而倒塌,也有一些無辜的人受到波 及。 『戰爭…是真的可以讓雙手沾滿鮮血的地獄…』 "碰"碎裂的瓦礫依依爆裂開來,人也依依的倒下…血,不斷的流…染紅 了大地… 『我是個罪人…死在戰爭裡似乎也是一種救贖…一顆賢者之石要數條的人 命…我答應了人造人的條件…結果我竟然真的殺了他們…』 在遠處準備偷襲的叛軍,拿著槍瞄準著一名黑髮男性。 黑髮男性似乎一直沒注意到,只顧著燒死前面阻擋的敵人… "磅"鮮血…不是從黑髮男性的體內流出,而是… 「?!愛德…」 偷襲的叛軍知道自己的一次失敗便已經曝露行蹤。 沒錯,他馬上就變成了焦炭… 「…羅伊…很對不起…」金髮人兒舉起手輕輕的撫摸黑髮男性的臉頰。 「…不要說話…拜託…不要在流了…為什麼血都止不住…」黑髮男性著急 著烏住金髮人兒的傷口。 「放棄吧…羅伊…這是心臟…你在怎麼著急也沒用…」金髮人而輕聲說 道。 「………」淚,滴下… 「羅伊…櫻花…我看不到了吧…」語畢,金髮人兒的手從黑髮男性的臉頰 上滑落… 「………愛德……」黑髮男性輕搖著身體逐漸冰冷的金髮人兒… 沒回應… 「啊~!!!!!!!!」黑髮男性像是發了瘋似的燒著敵人… × × × … 「這次,戰爭最大的功勞都來自於"羅伊.馬斯坦古"上校身上………」 上級的長官報告著戰爭的內容和獎賞。 而受獎的人心根本沒在聽。 『…愛德,原本…應該是你站在這邊受獎的才對…放心…我很快就會去你 身邊的…』 × × × … 一年之後 … 櫻花樹下。 墳墓上擺著一束新鮮的花束。 「沒想到…哥哥和上校的死已經過了一年…」也一樣有著太陽般的金髮但 比較黯淡的少年說道。 「恩…你很傷心嗎阿爾?」抽著菸的男子站在少年的旁邊問著。 「…我也不知道…至少,我還有你阿!!哈博克~~」苦笑。 「想哭就說吧…」 少年抬起頭看著櫻花樹…花瓣…泫然的落下… 「……櫻花…飄落了耶…」 「不…他是在哭…」哈博克矯正道。 「為什麼?」不解。 「因為…」 -------------- 『欸~羅伊,我問你唷?!櫻花的飄落你覺得像什麼?』 『恩…像在哭吧?!』 『為什麼?』不解。 『因為…』 -------------- "因為…有一件美好的事物凋零了…它為此而哭…就像我們(羅伊和愛 德)一樣…" × × × … TIN的廢言區 … …這篇打的有點混的說…因為在思考另外一篇長篇大論的"大豆"文… 希望各位大大能喜歡我的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