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定律 【焰×鋼】全

『反正你們的手腳、身體都恢復了,為了讓你有更加進步的知識,所以明 天早上8點到我家找我,反正我明天也休假,所以我明天就在我家教你讀 書好了。不許說不要!!』 × × × … 獨棟,世人所景仰的豪宅。 「唉…我怎麼真的聽了他的話早上8點跑來找他…」一位金髮人兒站在豪 宅的門外,雖然嘴上是嘆氣的,臉上卻又充滿著微笑。 "叮咚"金髮人兒朝著門旁邊的門鈴按了下去。 沒回應。 "叮咚" 沒回應。 "叮咚叮咚叮咚………" 依然沒回應。 「可惡…」金髮人兒忍耐不住,直接朝著大門揮拳過去,但…門在這時打 開了… 「啊……」打開門的黑髮男性一手抓住金髮人兒那揮拳的手,也瞬間把他 柔進懷抱裡。 「怎麼可以那麼暴力呢?!」迷死人的招牌笑容。 「哼!!還不是你不開門的關係。」金髮人兒氣道,微紅的臉頰早已令他 尷尬,扎脫黑髮男性的懷抱,自顧自的往房裡走去。 「呵~真的是一個惹人喜愛的小可愛了」黑髮男性用手托著下巴笑著。 "碰"(門。) 金髮人兒往屋內的客廳走去。黑髮男性則跟在後頭。 『…我什麼時候這麼了解這裡的了…一拐一彎…我都知道那是通往哪裡… 奇怪…』金髮人兒暗自心想。 × × × … 「…最好解釋一下…這些是什麼東西…」金髮人兒看著桌上擺滿著飯菜 (※註:早餐)在道:「我是來這裡讓你教書的,不是來野餐的…」 「我是想說你應該還沒吃早餐吧?!所以就不小心的準備到那麼多…先坐 下來吃吧愛德!!不要站在那邊傻看。我可是準備了很久耶!!」黑髮男 性笑道。 「…騙人的吧羅伊…這些都是你自己煮的…?!」愛德驚訝的問道。 「恩恩?!不然勒,難道還有別人嗎?」羅伊反問著。 「…沒下毒吧?」 「我怎麼可能會願意毒死我心愛的小可愛阿?!」嘴角上揚45度。 「你說誰是霹靂無敵小豆子?!」發飆。 「我沒說到那麼嚴重吧?!先吃吧…等一下才有精神讀書。」 「那你呢?!」愛德握住羅伊的手問道。 「我去洗個手就來。」羅伊輕摸著愛德的頭然後轉身走向廚房。 「幹麻一直看著我?!」愛德問著面前的羅伊。 羅伊卻也只用微笑來回答。 約莫20分鐘後… 一屁股直接坐在沙發上的愛德「呼~沒想到你煮的菜那麼好吃,害我吃的 好撐唷!!」這是表面上愛德的說辭,心裡卻是:「哎呀阿~好幸福唷> ///<可以吃到心愛的人煮的東西, 當然就要吃到撐死才行。」 「呵~你如果喜歡我以後天天煮給你吃阿。」微笑,朝著愛德旁邊坐下。 雙手還抱起愛德的腰,放在大腿上。 「>///<…」愛德低下頭來不讓羅伊看到他臉紅的樣子,但羅伊怎麼 可能放過這個機會,一隻手把愛德抱在懷中一隻手把愛德的臉托起。 吻--直接落下。深深的一吻… 「這是我吃過最美味的早餐了,鋼。」羅伊緊緊的把愛德抱在懷裡。 「…我也是啊……」臉紅。「可是…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開始讀書?」 「恩…先給你做個小小的測驗好了!?如果你全對的話…我就給你獎賞」 「好挖!!」 「那…你如果錯的了話…」邪笑「那就有懲罰囉!!」羅伊笑道。 「……沒關係!!我絕對不會錯的。」愛德堅定的說道。 「那我先去拿考卷唷?!等我一下。」羅伊把愛德從懷裡抱到旁邊的沙發 上,就往那長長的走廊走去。 × × × … 『哈哈!!這些考卷爲免也太簡單了吧…?!簡直不用想就可以直接作 答』愛德寫著考卷邊想著。(※註:愛德智商180UP↑) 「幹麻一直偷笑阿?」正再看電視的羅伊被愛德的笑聲轉移了視線。 「沒有啦~繼續看你的電視吧,阿!!對了~順便去檢查一下你的荷包 吧!!」愛德笑著說道。 「恩?」疑惑。 「在給我5分鐘我就可以全寫完了。在等一下吧!!」 「恩。」 × × × …5分鐘後… 「好啦!!寫完囉。呐~包准全對啦>"<」愛德肯定的把考卷拿給了羅 伊。 「恩~那我可以要好好的檢查啦!!」羅伊把電視關掉走到愛德旁邊的沙 發做下去,摟著愛德的腰把他抱到自己的腿上,頭親暱的靠在愛德的頭 邊。 「唉…」羅伊突然歎起氣來。 「怎麼了嗎?」不解。 「你的數學、理化、社會、英文…雖然都全對…但是…你的國文,該說對 還是錯呢?!」 「恩?」 「你的字到底在寫什麼阿…!?」羅伊皺起眉頭問道。 「你有什麼字看不懂?」愛德忍下怒氣低聲問道。 「…你唸這一段給我聽聽看。」羅伊指著一段很潦草的字跡問著愛德。 「你說這個唷…恩……恩…?!」皺眉「……應該是…"佚名………"這 是什麼字…?」愛德轉頭問嗤笑的羅伊。 「…你連你自己寫的字都抗不懂喔…?!算了…國文…暫時先不考,看你 今天寫的那麼用功和全對的份上…當然要給獎賞囉!!你要什麼獎 賞?!」羅伊輕輕的用舌頭舔了一下愛德的小唇「還是你要…」邪笑。 「不要勒>///<那個當作是懲罰比較好吧?!所以如果要懲罰就…" 那個"吧…」愛德臉紅的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喔!!我可是什麼都沒說。」羅伊心裡正在暗自竊笑『明 天的(考卷)他絕對不會全對了!!』 「那…這就是我要的獎賞。」愛德用手指著不知從何冒出的紙張… 「……」在羅伊的臉上出現微微的異變和驚嚇… …… × × × … 新開幕的7星級餐廳 … 「所以我不是早說過叫你去檢查你的荷包。」愛德他們選的位子是一個空 中花園,這個位子單價就要5000先士,因為這是高級特等席,也只有 這一間而已,限定人數2人。(※註:表示這空中花園是個人的空間,不 能讓別人進來的,位子也只有兩個。現在兩個位子上做的是"愛德"、" 羅伊") 「……」羅伊無奈的看了一下自己的錢包,皺眉。心想著『應該還夠… 吧…?!』嘆氣。 "噹"愛德按了一下叫服務生的鈴。門外走進一位穿的很莊重的服務生。 問道:「您要點餐了嗎?請看這個。」服務生拿給了羅伊和愛德各一個點 餐盤。 「恩…那麼我要…"起士焗飯、薯條、咖哩炒飯、麻婆豆腐、燉牛肉、鮮 肉派、生牛肉薄片、辣味什錦炒飯、雞肉玉米薯條沙拉、烤肉飯、酸辣 鍋、高級牛排,然後點心我要…芒果布丁、黑森林蛋糕、抹茶紅豆糕、白 玉丸子各20枝。"」愛德一次點了那麼多樣菜。 「是!!」服務生應道。 「你真的吃的完嗎?」羅伊呆掉。 「當然。」愛德笑笑。 「那先生您要點些什麼嗎?」服務生問著羅伊。 「給我一杯50%的白蘭地和一客牛排8分熟就好…」 「先生,這是我們新推薦的點心,要不要來一個試試看?」 「恩…那就也來一個吧。」 「是,那請兩位梢待片刻。」語畢,服務生朝著門外走去。 沉默… 「……」 「羅伊…你生氣囉…?!」愛德趴在桌子上看著羅伊。 「……」 「不要生氣嘛!!」愛德跳下椅子跑到羅伊旁邊親了一下羅伊的唇「不要 生氣了啦…」 「…我沒有在生氣,只是…」 「恩…?」 「你真的吃的完那麼多嗎…?!」看來羅伊好像還未從剛剛驚訝中回神。 「可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大胃王呢!!」愛德拍拍胸普保證。 「恩…」皺眉『不知道錢夠不夠…』羅伊看著愛德那嬌小的身軀…無奈 啊… × × × …上菜時間… 「……」頭上冒出三條線的羅伊看著愛德那好像餓了三天肚子的吃像。 「僕咬一竹看著窩,尼也嘎啊?!(翻譯:不要一直看著我,你也吃 阿?!)」愛德嘴裡塞滿了食物。 「…慢慢吃啊…又沒人跟你搶…」羅伊苦笑道。 - - 經過一段時間後 - - 「呼~終於吃完啦!!可以開始吃點心囉。」愛德拍了拍肚子。 「……你還真的全吃完唷…」心想『…以後得拚命上班了…否則我會被他 吃垮的…』 「…你的牛排還沒吃完喔?!」 「…我剛剛在欣賞你的吃像阿…」羅伊笑道「真可愛啊…」 「惹~」愛德吐了吐舌頭「欸~我吃掉這個了唷!?」愛德伸手拿了服務 生推薦給羅伊的點心。 「等一下愛德…」羅伊連忙制止,已卻經來不及了…愛德已經吃下去了 「…愛德,你沒事吧…那個酒精濃度高達60%…」羅伊尷尬的說道。 「…///痾…」打隔…臉紅…(愛德的現在狀況) 「哎呀…糟糕…」 "噹"羅伊按了一下叫服務生的鈴。服務生從門外走進來。 「服務生,買單。多少?」羅伊問道。 「一共是…55000先士。」 「……拿去。」羅伊把所有的財產都拿了出來「如果有多的給你當小 費。」語畢,羅伊抱起昏昏欲睡的愛德跑出了餐廳。 「笨蛋…不會吃有酒精濃度的東西還吃…」羅伊看著在懷裡的愛德苦笑 著。 × × × … 回到羅伊家後 … 羅伊把愛德放在沙發上走向廚房想倒杯水給愛德喝。 「…這裡是…」沒想到的是…愛德在此時爬了起來「…羅伊家…?」愛德 爬下沙發往走廊的最盡頭的房間走去「……阿…門鎖住了耶…」傻笑。 「…沒關…係…痾(打隔)…看我的…」愛德左擺又擺的站不直「…看我 的…鍊金術…痾(打隔)…」雙手合十,"碰"(鍊成反應)。「我一 直…覺得這房間…很奇怪…哪有房間會上鎖的…痾(打隔)…是不是…羅 伊…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在房間裡面…啊?!」語畢,愛德打開了 門。 「啊…!?」嚇到,因為這房間裡面貼滿了愛德的照片「…怎麼全部都是 我啊…?!痾(打隔)…這是…」愛德拿起放再地上的一件衣服「/// 哎呀…好可愛的衣服唷>"<!!痾(打隔)…」說完,愛德就把這件衣 服穿了起來。 …另一方面… 一回到客廳沒看到愛德的羅伊。 「…會跑去哪裡啊…!?」苦惱「…他不是喝醉了嗎…難道…」羅伊衝到 玄關的門看了一下「奇怪…也沒跑出去啊…!?會跑去哪裡呢…」疑惑。 羅伊慢慢的走回客廳,轉頭一看那長長的走廊有一個浮游物(?!)正往 客廳飄來當中…金色的東西…貓耳?! 「…愛德…?!」羅伊不可置信的問道。 「喵?!」沒錯,那個浮游物(?!)就是愛德。 剛剛在換衣服的愛德,現在是沒穿衣服,帶著貓耳、貓腳、貓手(?!) … 「嘻嘻,羅伊…我在你那上鎖的房間…痾(打隔)找的了這套一服唷!? 好…看嗎…?」愛德那像蘋果一樣紅的臉笑嘻嘻的看著羅伊。 「……你看到了…?!」 「…痾(打隔)…恩…你生氣囉…?!」愛德低著頭看著地板。 「……」 "碰"愛德把羅伊撲到沙發上,在羅伊的身上撒嬌著。 看到愛德這樣羅伊也生不起氣來,只好說道:「你這樣很可愛呦!!」 「真的嗎?!」愛德親了一下羅伊的嘴「謝謝>///<」 羅伊把愛德先抱到沙發旁邊,然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漸漸褪去,只留下 一件長褲還在身上。 「恩恩?!」愛德看著羅伊「啊…羅伊…這個要穿在哪裡?!我一直都想 不出來…」愛德指著手上拿著的…貓尾巴(?!)。 「…過來吧!!我教你。」微笑。 「恩恩!!」點頭。 愛德把貓尾巴(?!)拿給了羅伊。 「面向前面,背向著我。」 愛德乖乖的聽了羅伊的話,轉身。 「阿…好痛…羅伊…」 羅伊把他手上來的貓尾巴(?!)揷到愛德的後穴,引起愛德的呻吟。 「忍耐一下,一下就不會痛了囉!!」羅伊輕聲說道。 「恩…痾(打隔)…」 「現在的你才是最可愛的了。」 「恩恩///」愛德忍著痛「羅伊…我超愛你的!!喵~」撒嬌。 「我也超愛你的啊愛德~我們走吧!!」羅伊看著醉醺醺的愛德比平常還 要誘惑人。 「…恩?走?!」迷糊。 羅伊把愛德抱起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一進門就把愛德放到床上,開始親吻 著他的鎖骨。 「喵…?!痾(打隔)…羅伊…你怎麼可以…痾(打隔)…這應該是懲罰 時才可以…做的吧…?!」 (某煞:愛德好像已經貓咪化了…!?) 「……」羅伊不理愛德的話,用嘴巴封住愛德的小嘴。 「唔阿……」羅伊用手套弄著愛德的分身,放開愛德的小嘴用牙齒咬著愛 德胸前的果實。 「恩…唔…羅伊…」愛德的雙手緊抓著羅伊的背。 羅伊伸手把插在愛德後穴的貓尾巴拔起,把身上那唯一的褲子脫掉,慾望 早已蓄勢待發。可是羅伊似乎不想那麼快就結束,把手指揷道愛德的後 穴…一根… 「…恩唔…」 倆根… 「…唔…」 三根… 「羅伊…」抓著羅伊的背的手更用力了。 四根… 「阿…好痛…」愛德的眼框流出了眼淚。 「乖…不痛,在忍耐一下…」羅伊用舌頭舔了從愛德眼框流出的眼淚。 「恩…」 五根…(等於整個手掌都進去了。) 「阿!!!!!好痛…」愛德在也忍不住了,痛的叫出了聲音。 「嗚…」淚。 「乖…不要哭唷!!等一下就不會痛了…」羅伊只能用另外一隻手輕撫著 愛德的髮絲。 就這樣保持約5分鐘… 「還會痛嗎?!」羅伊擔心的問道。 「不會了…」 (某煞:愛德的酒好像醒了耶?!) 聽完,羅伊把整個在愛德後穴的手指全部拔出,引起愛德小聲的呻吟。 可是突然拔出卻也讓愛德感到一股空虛。 然而此時,羅伊的慾望已經在也忍不住了。 挺入… 「阿阿…」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可是又無比的舒服… 「唔阿…羅伊…繼續………阿…」細碎的呻吟著。 羅伊看著愛德如此的可愛,不斷的來回抽動。 「…阿…呃阿…」 整個房間充滿著呻吟聲。 「…羅伊…我好愛你…」 聽到愛德這樣說,羅伊更是不斷來回快速的抽動著。 「阿阿…」 羅伊的背已經被愛德抓出了指甲痕來,但羅伊似乎是感覺不到痛覺。 兩個人的世界,已經讓羅伊死而無憾了。 ……… 「愛德…我忍不住了…」羅伊把慾望從愛德的後穴抽出,直接往愛德的小 嘴裡面塞,然後…射出。 「唔…?!」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愛德只覺得嘴裡有溫溫熱熱的東西塞滿了 嘴,一直想把他吐出去,但是羅伊的慾望還在愛德的嘴裡,使的愛德不知 是好… 「呼…把他吃進去。」羅伊命令著愛德。 愛德無可奈何…也只好把全部都吃進去肚子裡… 看到愛德真的把他的愛液都吃進去後才把慾望從愛德嘴裡拔出。 「好吃嗎?!」羅伊邪笑著。 「恩…呼~」 「阿咧?!睡著了…」看著愛德的睡姿,既好笑有可愛。 「恩…也累了一整天了,你就好好的睡吧愛德…」羅伊幫愛德蓋上棉被, 自己也鑽進去被窩裡把愛德抱著睡覺。 × × × …早上… 「恩…?!頭好痛…」愛德從床上坐起,突然感覺後穴一陣陣陣痛。 「阿…昨天晚上…我和羅伊…」轉頭看一下旁邊「诶?!羅伊呢…」 愛德走下床,開門朝著外面走去。 - - 另一邊 - - 哎呀…羅伊現在正在廚房準備著早餐呢!! 「呵呵~我還要讓愛德在嚇一大跳。」羅伊穿著圍裙,煮著豐盛的早餐。 廚房的門口突然站了一個人… 「愛德…?!」羅伊驚訝的的看著愛德「怎麼站在這邊不動呢?!」 「給我一杯水…」愛德乾渴的嘴說道。 「喔…」羅伊拿起放在桌上的杯子裝了一杯水給愛德。 "咕嚕估嚕"(喝水聲) 「ㄏㄚˋ~我終於復活啦!!」 「恩恩?!」羅伊不解。 「剛剛渴的快死了。」 「呵~你先去客廳等我,我一下就好…痾,也先去穿件衣服吧…我怕你會 著涼的…」 「恩!!」語畢,愛德走向客廳。 「……」心想『……?!奇怪…怎麼都沒罵我或是發脾氣?!算了…這樣 也好!?』想完,羅伊繼續煮著他充滿愛的早餐。 × × × … 15分鐘後 … × × × 愛德吃著羅伊煮的早餐,處於沉默狀態… 「……」 「……」 沉默… 「…愛德…你怎麼了嗎…?」羅伊擔心的問道。 「沒什麼…」愛德話是這麼說,但積蓄在眼框已久的淚水流了出來… 「愛德…你到底怎麼了…?!」 「嗚…」 羅伊耐心等著愛德哭完。 「不哭了吧…?!」 「恩…」 「那…現在換你說你為什麼哭!?」 「因為…我昨天和你"那個"了…可是…」 「可是…?」 「我怕你會丟下我…當我一起床的時候,沒看到你的那恐懼感…一直在我 心裡蔓延著…」 「呵呵~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喔!?別擔心啦,我會永遠待在你身邊 的…」微笑。 「這是你說的呦!!」 「當然。」 「恩!!」燦笑。 「好啦~趕快吃一吃吧,等一下還要在考一次考卷。」 「恩。」 早餐就這樣安詳的落幕了…直到愛德在一次的寫考卷~~ 「恩…」~"~面對著數學考卷的最後一題。愛德怎麼想也想不出來… 『算了…頂多在一次H///』 「呐~給你。」愛德把考卷都拿給了羅伊。 「寫完囉?!」 「恩。」 「那我對答案囉!?」 「恩…」 「…!?怎麼沒在把握說這次會全對了耶!?」 「…改你的考卷啦…」 「…!?」羅伊低下頭改著考卷。 - - …約莫10分鐘後… - - 「愛德…你有一題沒寫到耶!?」 「…我不會寫…」 「…我昨天晚上不是才教過你嗎?!」 「阿?!昨天晚上…?」愛德是著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只有再和羅 伊H壓?!』想著「…昨天晚上你有教嗎?!」 「有啊!! "R×E=?"這應該很簡單吧!?看來…我們還得在做一 次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才會知道!!恩恩~沒錯」羅伊一說完在度把愛德帶 到自己的房間。 開始了他們那奇怪的教書方式和永不會停止的愛情。 「呃阿…羅伊…繼續…」房內繼續著那充滿著誘人的呻吟聲。 風從窗戶徐徐吹進,羅伊在紙上寫的答案隱約可見…      "R×E=X "    (羅伊×愛德=對你永恆不渝的愛)                       The End…            哎呀…END好奇怪…                       By                         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