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焰×鋼】物語  VIII

           ×× "噹…噹…"清脆悅耳的鐘聲與一群叫囂的白色麻雀形成了對比。純白的教堂被刺眼的陽光灑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光輝。一輛黑色車子由遠方駛向教堂,近而,停在教堂門外,一群白色的麻雀準備圍堵那輛黑色車子,然而穿著黑色衣服的憲兵早已在一旁蓄勢待發了,一看到白色麻雀要圍堵車子時便馬上站成一排排的人牆擋在白色麻雀們的前面,被擋住的白色麻雀卻大聲罵道:「你們這些憲兵給我滾開,我可是今天的新娘耶!!」「誰說是你了,是我好不好?!!」「是我啦‥…!!」大聲的爭論聲至四面八方響起。而坐在車子裡的一對佳人(?!),金髮少女(?!)轉頭看著旁邊的黑髮男性「羅伊‥為什麼外面有一大群穿著婚紗的人阿…?!而且好像還在吵架‥?!」羅伊低下頭,用額頭輕點了一下少女(?!)的額頭「把她們當作是…一群白色的麻雀不就好了嗎…?!」淡淡一笑,羅伊牽起少女(?!)的手「我們該下車囉!!我…‥最漂亮的新娘,愛德華…」羅伊在愛德的小嘴上印下一吻,愛德害羞的低下頭,緊緊握住羅伊牽住的手「緊張了嗎?!」愛德搖了搖頭,抬起抹上嫣紅的臉,虛而真實的微笑「不,是開心…我真的好愛你,羅伊…」「我當然知道你愛我阿!!」再度的印下一吻,也在次證明了青鳥的所在…      × × "喀"一身黑色西裝的羅伊打開車門走了出來,現場的麻雀為之轟動「羅伊!!我才是你的新娘阿!!娶我吧!!」「是我好不好!!你這醜女,滾邊去吧!!」「你才要滾邊好不好?!!!」「羅伊,娶我……!!」大群的白色麻雀開始試著強行突破憲兵所站成的人牆,突然…"磅"地上冒出兩行排的巨大肌肉石像(?!)也剛好擋住了白色麻雀們的去路「這就是我們阿姆斯壯家代代相傳充滿藝術氣息的鏈金術!!」一位脫掉衣服展露壯碩肌肉的男子走向羅伊,伸出手行了一個軍手禮「祝上校幸福!!」羅伊也向男子行了一個禮「謝謝你阿,阿姆斯壯少校!!」「哪裡的話」微笑「這兩排石像是我送給你和夫人的禮物(?!)」羅伊乾笑了幾聲…『不知道愛德看到會是什麼反應阿…』"咚"一個鐵罐丟中了阿姆斯壯的頭,一個、兩個、三個……無數個的垃圾都朝阿姆斯壯的身上丟去,就是沒有一個丟向羅伊「你這個死肌肉男!!還不快點把這噁心的肌肉石像消去?!!」「對阿!!而且離我的羅伊遠一點!!」羅伊心想:『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了阿?!』「快點把這噁心石像……!!」白色麻雀們指著阿姆斯壯剛剛練成的石像抱怨連連,阿姆斯壯像是沒聽到和沒感覺似的繼續說道:「不請夫人下車嗎?!」羅伊微了笑,轉過身面對車子,俯下身,像是配合的天衣無縫似的,當羅伊向車子伸出手的那一瞬間一隻戴著白色手套的小手搭上了羅伊的手,羅伊俯起身輕拉了小手的主人,接著從車子裡走出了一位少女(?!煞:至少在大家的眼裡他看起來像是少女!!)頓時,全場鴉雀無聲,有的也只是微微的驚嘆聲「好、好漂亮…」「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少女(?!)」當愛德走下車時,大家都以為看到了天使,彷彿愛德的身後有一雙隱形的白色雙翼,而濃纖合度的身材穿著羅伊經挑細選的白色婚紗與一雙白皙的手上套著白色手套裡拿著的一束捧花,金色亮麗的頭髮柔順的停在肩上,偶爾在風的吹拂下微微的飄逸著,看起來更像是從天而降的天使,是那麼神聖、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看著大家都對著他議論紛紛,愛德害羞的撲在羅伊的懷裡小小聲的說道:「羅伊…為什麼大家都看著我…而且還對我指指點點的…?!」羅伊在心裡竊笑著「他們以為看到了天使!!」愛德抬起頭用著那因害羞而迷濛的雙眼看著羅伊「天使…?!誰是……?!!」話還沒說完,羅伊就已經情不自禁的朝愛德的小嘴吻了下去…「以後這種眼神只能看著我一個人,知道嗎…?」愛德點了點頭,抹上嫣紅的雙頰變的更加紅潤,全場的每個白色麻雀不在議論也不在像之前的叫囂,轉而,一陣陣的祝福聲從四面八方響起,阿姆斯壯也在此時退出了這兩個人的世界,手上拿著對講機「可以開始了…!!」 羅伊一隻手叉在腰上(煞:應該就是所謂的叉腰動作吧?!)愛德則是將手環繞在羅伊叉在腰上的手臂,踏著撲在地上的紅色地毯往教堂裡走去,突然…天空上飄下了一片紅色玫瑰的花瓣(?!)掉落在愛德的頭上,一片、兩片、三片……的花瓣至天空上飄落,愛德驚訝的說不出話「這是……?!」「一定又是他們在搞鬼…!!」愛德不解的看著羅伊「他們?!中尉他們嗎?!」這次換羅伊驚訝的看著愛德「你怎麼知道…?」「嘻~~當然是亂猜的啊!!」「你…真是一個小可愛阿…!!」羅伊伸出另外一隻手,將愛德頭上的花瓣拍下「我真的好怕我會忍不住阿…愛德…」聽到這句話時,愛德微愣了一下,又馬上說道:「你、你…一定要忍住阿,羅伊…」愛德想起今天早上羅伊在幫他穿上婚紗時,羅伊當時只說了一句話『愛德…我可不可以現在在吃你一次?!』那時的愛德馬上鍊成一個大砲打向羅伊(煞:謀殺親夫??!)。「可是…」「沒有可是!!」愛德不容許羅伊繼續說下去「要吃我等結好婚在說!!難道你想在那麼多人面前吃我?!」羅伊不知羞恥的說「我真的很想!!」愛德舉起拿著捧花的手往羅伊的臉上揍去,羅伊則是把頭往旁邊一動,拳頭擦臉而過,順勢的把臉往愛德的臉上靠近「二度謀殺親夫喔,你可要有接受處罰的心理準備唷!!我一定會讓你明天下不了床的,今晚可是會比之前更加的激情唷!!」愛德馬上把頭往後,用手指著羅伊「你、你……!!」羅伊把愛德手按下「你絕對逃不了的!!」羅伊臉上的微笑在愛德的眼裡看起來像是邪笑…無奈的…只好乖乖認命。      ×× …(在天空上座著直昇機灑著玫瑰花辦的各位) 「為什麼是我們在做這種苦工阿?!」 「沒辦法…這是中尉的意思…」 「中尉嗎?!」 「是阿…不敢相信對吧?!」 點頭 「其實當我聽到時也不敢相信…不、不…我可是非常中尉會這麼做的…」 因為一把槍抵在了灑花著A、B的頭上-  -「給我認真工作!!」 「「是、是…是!!」」      ×× 踏著玫瑰花辦紅色地毯進入教堂的羅伊和愛德二人,教堂裡的人朝著他們拍了拍手。在羅伊和愛德的兩側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兩個人,兩個人同時的將手上拿著的拉砲對準了他們"啪!!"拉砲裡的彩帶掉落至兩人的身上,而零零碎碎的亮片從教堂的二樓灑下,愛德看了一下四周的人「哈博克少尉、阿爾?!!還有軍方裡的各位?!」無數的賀採聲從教堂裡的每個人的口中傳出,愛德呆望著眼前的景象,直到羅伊在度拉了拉愛德的小手,愛德才回過神來「看來我們欠了個大人情阿…」羅伊向愛德苦笑了幾聲「是阿…」愛德也驚覺到欠了一個大人情阿…「看來我們得還好久了…」「嗯…」在他們驚訝期間,阿爾走向愛德「哥哥!!恭喜你囉!!而且…你穿成這樣真的是好漂亮…!!一點都不像男生」語畢,阿爾躲在哈博克的身後「阿、阿爾你…!!」「不可以生氣喔!!哥哥,否則會破壞形象的!!」聽到阿爾這樣說,愛德只好忍下怒氣,用帶著微笑的生氣口氣說道:「阿爾…你等一下最好不要給我跑掉!!」阿爾看到愛德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時臉上的表情下的躲在哈博克少尉身後不敢出來,而哈博克看到這種情況時,馬上改口道:「怎麼還一直站在門口了?!你們不怕牧師等的不耐煩而走掉嗎?!」羅伊和愛德同時接口道:「不怕!!大不了我們自己結就好了!!」哈博克傻眼了,羅伊和愛德看著對方,微笑。 接著慢慢的走上前。          ×× 「羅伊.馬斯坦古   請問你願不願意娶愛德華.愛力克為妻,不論生老病死、不論以後會面對什麼困難的問題,你都會永遠跟他一起面對?」牧師念著這句念了幾十年的台詞問著羅伊 「我願意!!而且我絕對不會讓他遇到困難的!!」羅伊說的極為肯定,連牧師也傻眼了一下,轉頭,看著愛德華問道 「愛德華.愛力克   請問你願不願意嫁給羅伊.馬斯坦古為妻,不論生老病死、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會離他而去,你永遠都會跟他在一起?」 「我願意!!只是我不敢保證我以後會不會離他而去!!」愛德也說的極為肯定,牧師在度傻眼,因為他從沒愈過這種前況,愛德又繼續說道:「可是我知道他絕對不會讓我離開他身邊的,對吧?!」愛德看著羅伊 「沒錯!!」牧師三度傻眼,心想著『真是一對怪夫妻…』         ×× 「好啦!!那我在此宣布,羅伊.馬斯坦古先生  愛德華.愛力克小姐(?!)你們正式成為夫妻!!現在請交換戒指」聽到這,愛德愣了一下,而羅伊也知道愛德在想什麼,低下頭,在愛德的耳邊吐氣道:「我早就幫你準備好了!!在你的捧花裡面,剛剛你揮拳打我時,還真怕他飛出去阿…」語畢,羅伊抬起頭,伸手從口戴裡拿出戒指,牽起愛德纖細的右手,朝著無名指戴上「現在請女方幫男方戴尚戒指!!」牧師說道。 愛德伸手從捧花裡找尋了一下,果真找到了一枚戒指,斜眼看了一下羅伊,只見羅伊露出迷死人不嘗命的笑容等著愛德取出戒指,愛德也只好乖乖的取出戒指,牽起羅伊的左手,朝無名指戴上,順勢的,愛德惦起腳尖,吻…落下在羅伊的嘴上,愛德將牽起羅伊的手放開,轉而,環繞在羅伊的脖子上,一個猶如惡魔般的激情舌吻,羅伊雙手捧住愛德的臉頰,讓在場的所有觀眾看的個個臉紅心跳,卻又讓在場的所有的女生(男生)羨慕不已,都在心想著:「可惡!!沒想到羅伊(愛德)可以娶到那麼漂亮(帥)的老婆(老公)!!我也要結婚阿!!!」"啪…啪…"歡呼聲加上拍手聲接續不斷,每個人都誠心的祝福著這對佳人。      ×× 直到兩人都缺氧時,才不捨的分了開來,愛德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牧師也趁這個時候提醒愛德說道:「新娘,該丟捧花囉?!」愛德馬上害羞的縮進羅伊的懷抱,小聲罵道:「你幹麻吻的那麼激烈阿?!沒臉見人了啦‥」「是你自己先吻我的!!」羅伊回答的理直氣壯,彷彿這根本不是他的錯「那、那…算了,那個吻只不過是謝謝你的吻而已‥」愛德懶的繼續爭辯下去了「我要丟捧花了…在不丟的話,真怕牧師會吃了我…」因為牧師現在正用不耐煩的眼神看著愛德「放心!!能吃你的只有我!!」微笑,愛德舉起握住捧花的手,往上一丟… 第一想接住捧花的人叫做哈博克『我不要在單身了!!』心中如此吶喊著 第二想接住捧花的人叫做斯卡『我要嫁給伊休瓦拉之神!!』心想著 第三想接住捧花的當然就是作者我啦!!『我要嫁給羅伊!!愛德也行!!』(←豆毆+佐燒+眾踹!!) 每個人都搶著要接捧花,最後…竟然沒半個人接到‥因為在捧花掉落那一霎時,羅伊放火燒了他-   -現在每個人的臉都呆住了!!就連愛德也不例外,只聽到羅伊說道:「很抱歉各位!!愛德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所以我不允許愛德的東西給別人!!」說完,牧師氣到走掉,而現場的人只是噓了幾聲,愛德拉了拉羅伊的衣腳「羅伊‥牧師走掉了耶…」羅伊將愛德抱起「那我們就自己回家囉!!」聽到這句話的哈博克馬上衝到他們旁邊「欸欸!!上校,還有一個東西耶」「嗯?!」羅伊轉頭看了一下旁邊,愛德也把頭從羅伊的懷裡鑽了出來,看向羅伊看的地方,兩人同時愣住,可是下一秒又換成眾人愣住+傻眼,一個等身大的蛋糕變成了木炭消失在眾人眼前,眾人轉頭狠眼瞪著羅伊,卻發現羅伊他們早已不見『奇怪…人勒?!』眾人心想。     ××(教堂外面) 羅伊坐在車子裡向教堂辦了個鬼臉,接著向司機命令道:「司機,開車!!」「是!!」 羅伊低下頭看著在懷裡柔順的小綿羊「愛德,我考你!!」「嗯?!」「今天幾月幾號?!」愛德思考了一下「10月3日壓!!」羅伊微了微笑,從口袋中在度拿出了一個東西「這是…我的銀懷表,怎麼會在你那?!」愛德伸手取回自己的東西「打開來看吧!!」愛德表情很疑惑,但還是聽話的用鍊金術把銀懷表撬開「‥…真是服了你耶…羅伊‥」「這只是為了不讓你忘記今天而已」微笑,吻…在度落下‥   "  【Don’t forget 3·OCT·11】          (結婚紀念日) r×e  " 我愛你…     ×× 如果說‥我們的生命中缺少了彼此  那將不在是世界 如果說‥我們的生命中缺少了彼此  那我們將沒有未來 如果說‥我們的生命中缺少了彼此  那我們Will be die 我們有了彼此世界將會美麗 我們有了彼此未來將會是光明 我們有了彼此誰也不分開誰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有了你… 一只一直存在的…青鳥‥我們的牽絆、我們的物語…                        END… 佐:「欸欸!!我們都還沒去蜜月旅行耶!!不能END!!」 豆:「無言…」 煞:「蜜月旅行喲?!(思考…)」 佐:「沒錯-  -++」(大佐拿出發火布,對準了作者) 煞:「哈哈‥對壓對壓!!是還有蜜月旅行啦!!那、那‥那個END取消!!」 佐:「這樣才對嘛!!」(邪笑) 佐:「對了!!中間那一段我對愛德說的話"二度謀殺親夫喔,你可要有接受處罰的心理準備唷!!我一定會讓你明天下不了床的,今晚可是會比之前更加的激情唷!!"記得要打喔!!(豆毆!!)我會死而無憾的!!」 煞:「喔ˊ!!請不要被小豆豆打死就死!!」 豆:「你說誰是超微米豆子?!!!」 煞:「閃人哩-  -」                蜜月旅行…待續‥                ↓ ×× 煞的廢言區 ×× ↓ 哈哈XD"突然覺得這篇我打的很白痴‥囧!! 愛德的10月3日是因為我手稿在那天趕完-   -所以定10月3日 為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嘎‥(很白痴的理由=   =) 嗯ˋ恩ˋ,所以就是這樣了壓!!(天:你到底在說什麼!!?) 因為今天晚上喝酒-  -所以現在腦袋神智不清了… 廢言先到此結束啦-   -請各位大大能繼續支持我的文章‥ 雖然我知道我打的很白痴‥(遠目) (其實在打牧師那一段時‥我審略了很多字,因為我不知道牧師證詞時要說什麼-  -所以!!請打我吧!!(張開雙手)毆吧!!)                      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