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3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焰×鋼】物語  IX

   ×× 『這裡是哪裡…我是誰…?!』睜開半昏迷的雙眼,看著眼前陌生的景象,在耳邊,隱約可聽到細碎的談話聲「我們終於做出來了…終於做出來了…最高的完成品…‥」「恭喜你阿…博士。」聽不懂的談話,讓半睜開的雙眼在次準備閉上時…"磅"巨大的開門聲在狹小的屋內傳開,一位金髮少年就這樣大刺刺的站在門口,眼睛環繞看了一下四周,被稱呼為博士的人問著金髮少年「你、你…是誰?!」金髮少年不理,自顧自的走進房內,摸著一根支撐整棟房屋的柱子,少年自言自語著「這根…應該可以吧…?!」而博士看到更是嚇了一跳,因為少年摸完柱子便雙手合十「你、你想做什麼?!」少年對著博士微了微笑,博士轉頭對著在屋內的其他人大叫「大家快點離開阿!!」「已經來不及了博士,門我早已叫我弟弟把他封起來了」語畢,少年對準了柱子"啪",屋內立刻光芒四射,柱子以少年的手為中心向其他方向裂開,一塊塊的石頭掉落至地,慘叫聲至博士和其他人口中響起,少年衝向一個實驗檯,伸出手…半開的雙眼「你、你…你是誰?!」少年拉起了"她"(?!),金眸對上了"她"的雙眼「我?!愛德華.愛力克!!」露出了一個太陽般的燦爛微笑。    ×× 「呼、呼阿…呼…阿、阿…」接續不斷的呻吟聲以及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床上交錯著「愛、愛德…」男性伸手套弄著少年的分身,少年掙扎著,卻又因為雙手被反綁在床頭動彈不得,男性俯下身,在少年的耳邊喘氣著「想逃就快趁現在逃吧…相信你現在應該還能雙手合十鍊成東西吧?!」語畢,少年依舊沒動作,只是不斷的呻吟著,男性伸出另外一隻手撫摸著少年的額頭「乖老婆!!」接著印下一吻。男性放開套弄著少年分身的手,起身,少年不知道為什麼男性要突然停下動作,他什麼也看不到,就因為在之前男性對著少年說要玩玩其他方式,便把少年的眼睛蒙住了,正當少年準備要出聲叫男性時,打開到一半的小嘴被一個東西堵住了「唔、唔…」現在的少年與男性呈現69字型,男性握住少年的分身,而男性的分身則是在少年的小嘴裡,男性將嘴慢慢靠近少年的分身,先輕舔,從頭舔到最底,在輕咬,咬住最前頭,使的少年全身微颤了一下,在輕含住,手放開,嘴把少年的分身全部含住,在退出、含住…舌頭也在含住同時輕舔著。少年含住的男性分身逐漸膨脹,男性命令道「在嘴裡用舔的…」無奈的,少年毫無反抗之力,只好乖乖的舔。男性微了微笑,接著把手繞到少年的大腿後面,順著臀部的起伏,撫摸著小穴,少年在度輕颤,嘴巴只能發出「唔、唔…」的呻吟聲,男性慢慢的把手指插進少年的小穴裡,少年驚呼了一聲,在男性嘴裡的分身射了出來,溫熱的愛液佔滿了男性的嘴,而男性毫不遲疑的全數吞下,繼續著他手邊的動作,插進的手指來回戳動著,少年的慾望在次被激起,男性插進第二根手指,「唔…」嘴巴的動作還是繼續含住少年的分身,第三根,「唔、唔…伊…」少年被激起的慾望膨脹著,第四根,「唔、唔…唔伊…!!」少年的眼睛流出了淚水,男性也在這時把嘴退出少年的分身,也把自己的分身從少年的嘴裡退出,第五根,「羅伊…唔…羅、羅…伊…唔、唔…呼阿…呼、阿…!!」沒有東西堵住的嘴發出了清楚的呻吟聲,「忍耐一下,愛德…」男性停止手的動作,但也沒持續多久,男性突然的把手指全數拔出,少年以為可以休息一下的,可是「阿…阿、唔…羅伊…你幹、幹麻…很、很痛…耶…」少年斷斷續續的聲音問著,因為男性在拔出手指後,又馬上五根同時插進少年的小穴,痛的少年在次流出眼淚「所以我說你要忍耐一下…乖…不要哭…」男性安慰著少年,看不到任何東西的少年,就算男性在怎樣的安慰,心裡總還是會怕怕的。男性在次把五根手指拔出少年的小穴,轉身,面向著少年的臉,雙手把少年的腿舉起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俯下頭,用舌頭舔著少年的小穴,「咕呼…呼、呼阿…不、不要…羅伊、伊…很髒的…羅、羅…伊…那邊、邊…很髒…」少年嬌喘著,男性像是沒聽到少年說話似的,繼續著他的嘴邊動作,先在周圍舔了幾圈,在把舌頭伸進少年的小穴裡舔著,「呼、呼阿…啊…呼…阿、阿呼、呼啊…羅、羅…羅伊…」男性一手摟住少年的細腰,一手套弄著少年的分身,使的少年在度達到了高潮,溫熱的愛液順著少年的分身流在男性的手指上,男性知道時機成熟了,把舌頭退出少年的小穴,接著把沾滿少年愛液的手指在少年的小穴塗抹著,「啊…呼、呼啊…你要做、做什麼…羅、羅伊、伊…」少年的第二發後已經累的只能任由男性擺佈了,男性不回答少年的問題,塗抹完後,雙手摟住少年的細腰,接著頭低下,親吻著少年,舌頭交纏著,牽出許多的銀絲,毫無防備的少年被突然的刺痛驚呼了一聲,男性的分身在那一霎時,直接挺入了少年的小穴,少年想要叫出聲,嘴卻又被男性吻的緊緊的,無法呻吟的嘴,轉之,細腰配合著男性分身的來回戳動,又因為少年的細腰被男性摟住,男性在加之使力,使的男性的分身每次都是挺進少年小穴的最頂端,少年痛的不知道該怎麼半,高潮卻又在次的背叛自己,男性在少年的小穴裡射出,少年的愛液這次則是順著分身流到後面的小穴裡,男性繼續的戳動著,分身在度的膨脹,就跟剛剛一樣,少年無法呻吟,腰被男性摟住,使力之,分身每次都頂撞在少年小穴的最頂端,小穴裡的肉璧不時的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少年全身軟掉,男性的嘴離開少年的嘴,少年也叫不出聲了,只能喘氣著,但唯一背叛自己還是自己的分身,男性低下頭,咬住少年的分身最前頭,少年的全身顫抖了一下,背叛自己的分身把愛液射進了男性的嘴裡,男性也在次把少年給的愛液全數吞下,自己也把愛液射進少年的小穴裡,男性抽出分身,站起了身,下了床。少年也趁這一段寶貴的時間休息一下,男性隨手檢起在地上的黑色大衣披在身上,打開房門出去,少年在床上喘息著,「笨蛋…羅、羅伊…不想讓我下床也不必把我搞成這樣吧…」語畢,男性走了進來,少年看不到男性在做什麼,只知道一個冰冰的東西處碰的自己的唇,接著嘗到了一種苦苦(?!)的汁液,男性把東西拿開了少年的唇,少年問道「你給我喝了什麼…羅、羅伊…?!」少年感覺到全身熱呼呼的,而且下體變的養養的,就像是渴望著…男性能像剛剛那樣滿足他的身體。「沒什麼,只是給你喝了點酒…裡面還參雜著一些…東西(?!)」語畢,男性手上拿著的杯子到滿了紅酒,一飲而盡「想要滿足,就自己過來吧!!還是要我過去?!」男性如此的問著少年,少年只能呻吟著,全身因為剛剛射了太多發動不了,只好「羅、羅…羅伊、伊…我想要…可是…我動不了…羅、羅…羅伊…」用著嬌淫的呻吟聲叫著男性「如果是我過去可不會像剛剛那麼簡單了…」說完,男性放下手中的杯子,走向床邊,撲上去了。     ×× 「呼、呼阿…」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黑暗,想起身,全身卻不聽指揮,動彈不得,下體難過的要命,不時感覺到陣陣陣痛,雙手也似乎是因為昨天掙扎的太過火,手腕有點淤血了,雙手合十,把綁在手腕上的繩子鍊成,伸起手把罩在眼睛上的眼罩拿下,用手撐住床,努力的想座起下床去洗淨身子,然而,還是白費工夫。「愛德,起來囉!!」男性在房門外叫著少年,少年惡狠狠的瞪了一下門,見房內沒有傳來聲音,男性放下手邊的工作"喀",開了房門走了進去,「還在賴床阿…愛德?!」少年撇頭看著男性「也不想想是誰把我搞成這樣的?!在結婚典禮那天說隔天絕不會讓我下床的…現在真的是動不了…」男性先是愣了一下,邪笑「要我幫你嗎?!」就算有千萬個不願意,全身動不了什麼事也不能做,少年只好點了點頭,誰能知道等一下男性會不會在做出像昨晚一樣的…激情?!男性走向床邊,把躺在床上的少年抱起,走出房門,在浴室裡,伴隨著水流聲,呻吟聲也不斷響起。(煞:羅伊到底要做幾次才高興嘿?!)(天:這不是你打的文章嗎- -?!)(煞:囧!!在此先說明,羅伊昨晚給愛德喝的酒裡參雜著…能夠激起更多性慾的藥…(不要打我嘿-    -)     ×× 「唔…呼阿…唔、唔…」少年緊緊的抓住男性的手臂,發出痛苦的呻吟,男性問道「你怎麼了阿…愛德?!你抓住我的手臂,我很難開車耶…」"咚"車子行駛過一個凹凸的地面,使的車子震動了一下,少年痛的叫出聲「痛啊…你就不能開好一點嗎,羅伊?!我的下體會痛耶…全身又動彈不得…唯一還能動的地方只剩下手了…」聽到少年如此說著,男性反手一抓,「哇…!!」少年順勢倒在男性的大腿上「乖乖躺在這!!」男性如此命令道。而少年也不在多說什麼,因為這樣躺著總比剛剛坐著要來的好多了,至少不會痛。     ×× 「欸欸~~愛德,我們到了!!」男性推了推躺在自己大腿上熟睡的少年,「唔…什麼…?!」少年睜開半醒忪的眼,想座起身,卻又使不上力,男性抱起了少年,「阿…好漂亮。」男性打開了車門,把少年抱出了車子「是海耶、是海耶…羅伊!!」少年興奮的嚷嚷著,「這我當然知道,這裡可是我們的蜜月聖地,"亞塔洋督"以清澈的海洋聞名。」語畢。懷抱裡的嬌小人兒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衝進大海的懷抱,「你動的了嗎?!」聽到,少年的臉滿上陰沉了下來。「我先把行李搬下來,你在這先座著。」男性把少年放在地上,自顧自的走向車後拿出許多的行李。頓時,少女:「阿…-你們不要過來…否則我要大叫了!!」 混混A:「叫阿!!反正也不會有人聽到的。」 混混B:「我們還希望妳可以找些樂子給我們了!!」 少女:「不要…你們不要過來…阿!!」 混混A:「死女人,看我怎麼對付……阿!!!」 現在換成混混A在尖叫了,因為一團火焰加上一個石頭鍊成的拳頭打向了他「混混B,快逃阿!!」混混A、B屁股尿流的逃走。男性走向少女「小姐,你沒事吧?!」少女驚訝的問道:「你們是鍊金術師?!」男性點了點頭,指著坐在不遠處的少年「他也是(兼我老婆)」少女再看到少年時,衝了上去,抱住少年,接著附上一吻「好久不見,愛德華先生!!」少女對著少年微了微笑,而在旁邊的男性則是傻掉。「我是影煞阿!!」少女笑了笑「我好想你喔,愛德華先生。」少年也跟男性一樣傻掉,記憶像是片段般的拼湊在一起,少年像是想起什麼「你真的是影煞?!」少女點了點頭,唯一只剩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男性在一旁生著悶氣。        ××   煞的廢言區  ↓ 生出來了嘿XD 前面審略了很多H 因為在打下去會變成18限-  - 連作者我自己也不敢在想下去…  (笑ˇˇ 請大家能繼續支持我嘿>   <  雖然我打的並不怎麼好看… 就像這篇一樣 抓不到重點在哪…  (歎ˊˋ 請各位能盡量發表意見就盡量發表吧… 我會努力去改進的>   < 其實奈奈姐打的文真的很好看XDD    至少打的比我好看>   < 我打的一點都不好看…  (囧!! 畢旅完了…接下來又是痛苦的開始…  (歎+累+遠目+趴+苦笑ˊˇˋ                        By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