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 23:59 。
關於部落格
● 時間停駐在最後一分,不再向前,事物卻不留情的消逝 ○
  • 66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少陰.【蓮浩】 斷續記憶〃

  夜晚的風,寒冰刺骨。 每天在這沒有亮光照耀的寬廣道路上巡守著似乎已成習慣。   這個時代裡,有著不計其數的異形妖魔。雖說都不是很兇殘,但還是嚴謹守衛著,以防萬一。 男孩沒有停下腳步,腳邊也跟著一隻小怪物(!!?)它全身毛都是白的,睜著一雙大眼,別有一番 可愛之處。然而,它也只靜靜的跟著男孩的步調走,兩人之間並未有任何的話語。它(只小怪) 並不知道他(只男孩)是誰,只是感覺到跟著他走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理所當然到覺得勾說的話 不是真的… >這…並不是晴明的命令… 它…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 驀然,男孩停下的腳步,它也跟著停下。地底下隆隆聲不斷,道路被地底下的異形撞的凹凹凸 凸,直到到了男孩面前才停止,接著從男孩的身後衝出。異形有著數十尺長的身軀,像是盯準 了獵物,朝向男孩血口大噴而來,男孩擺起架式,它…退在一旁,因為它的名字並未被喊 出…。 或許是幾天下來的熬夜,男孩顯著有點後繼無力。 看著男孩驅魔除妖的狼狽樣,它希望他能叫出它的名字,一個念頭,它遲疑了… >我的名字是晴明幫我取的,我的名字是只有晴明能叫的?他…知道我的名字嗎? 但它還是冀望著,男孩能叫出他的名字,就算他知道或是不知道,不是『小怪』…而是另外一 個名字。它想要在他的身邊守護著他,而不是在一旁等待著。 異形似乎發現在旁觀看的小怪,細長的舌頭朝著它直伸而去,男孩想衝過去,卻被地上隆起的 土塊使之絆倒 「小怪!!」男孩驚呼著。 >不是…不是小怪…另一個…我還有一個名字…沒錯,叫… 眼看異形的舌頭以伸到小怪前方不到五尺處… 「紅蓮─────────!!」這名字,在它把他忘記時,就已經被封印在記憶裡的最深 處,因為他並不認為,忘了他的它會在次承認他有資格叫出這名字。現在,自己卻以先叫了出 來… 害怕與期望的心情融合為一…… 而它…回應了男孩喊出的名字。白色絨毛的身體,發出熠熠的紅光。 「你、你是騰蛇?」異形的舌頭停了下來,用著沙啞的聲音問著。 在原處,原本的白色小怪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會發出紅光的美男子。男子額頭上帶的金色頭 箍映照著火光耀眼閃爍著。祂身長超過六尺,精悍的相貌給人連貴族也比不上的深刻印象。上 揚的細長雙眼,如火焰般燃燒的金色眼珠,嘴角露出尖銳的牙齒。在火光照射下散亂不齊、長 及肩部的深色頭髮,尖削的下顎線條牽引出如鬼般的尖耳,加上強壯的身體,還有如佛像般整 齊的衣著。 祂(男子)…搖了搖頭。 「不是騰蛇,而是紅蓮…!!十二神將中的紅蓮───!!」 >這是晴明幫我取的…。『……就像是浮出水面盛開的紅色蓮花……』 男子的手上浮現熾熱的火焰,這是地獄的業火,是能把一切不留痕跡而把東西燃燒殆盡的烈 火。 異形的身上…正竄燒著這般的火焰,沙啞的聲音很快就消失了… 「放下許多錯誤的…‥」要說的話也並未落下…   接近卯時的天空,在地平線上露出些微的曙光,也是最冷的時候。(←亂說的) 男子慢慢的往男孩的方向走去,男孩沒有站起,只是一臉痛苦樣的坐在那裡,手揉著自己的腳 踝。 「小心一點嘛,晴明的孫子 。」男子悠悠的開口 男孩露出慍怒的表情「不要叫我孫子!!我叫昌浩啦!!」如此氣憤的回嘴。 「扭到了?」男子轉移了話題,順勢棲身蹲下,摸了摸男孩紅腫的腳踝,也不小心的碰到了男 孩的手… 好冰!這是男子第一閃過的念頭。 頓時,祂才發現男孩在輕顫著,微微發紫的嘴唇,正被上齒咬住下唇。 男孩並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會這樣的虛弱也許是因為累積的疲勞,亦或是…‥ 倏地,男子將男孩輕輕放在肩上,縱身一躍,跳上了不知是誰家的屋頂。接著就在屋頂上坐 下,把男孩放在自己的膝上,從後面以雙手環抱住男孩。 灼熱的風吹拂著男孩帶有稚氣的臉。 男孩回過頭來,不滿的瞪著男子。 「為什麼我叫你小怪時不理我?」 為什麼阿…男子笑著。 「因為…‥」我想讓你看到我真正的樣子,然後保護著你…當然,這些話是在男子的心裡默念的。 見男子無意繼續說下去,男孩嘟起了嘴… 「唔?!」 一陣小小的輕呼聲,伴隨之的是男子在男孩的唇上輕啄了一下。即將旭日東昇的朝陽也升上了 地平線,昏暗的街道被照的一片通紅,陰影出現在身後。 男孩臉紅的低下頭,靠著男子曾為他擋下窮奇一咬的寬肩。 「你不問我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嗎?」這是男孩最怕的問題。然而,自己不問的話永遠也不會 知道男子到底承不承認他。對問題的執著,有時也讓男孩困擾呢…。 男孩依然低著頭,像是在等待問題的答案…。雖然男子之前就給了男孩叫那名字的權利,但那 也只是…以前…‥啊… 「我…一直在等待…」低沉充滿磁性的嗓音在男孩的耳邊響起。 「等待著你能叫出我的名字…」此時男孩才發現男子是在他耳邊細語著。 「我…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名字…」 男孩征住了 「但我還是期待著…我…‥」語斷。 男孩覆上了男子的唇,用著自己青澀的技巧親吻著男子,舌頭之間牽出許多條的銀絲,來不及 吸吮的唾液沿著嘴角流下。 "男孩並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會這樣的虛弱也許是因為累積的疲勞,亦或是…‥男子對他所 叫出的名字有了回應,而不是冷眼相待" 男子離開了男孩的唇。 果然,晴明從頭到尾都在看著他們。其實,男子很早就察覺到在一旁拍著翅膀的鳥,猶如紙繪 般的空白。 >…晴明的式神…‥ 男孩喘著氣,睡意也一湧而上,疲勞感充滿四肢。 男子緊緊的擁抱著男孩,像是怕自己最珍貴的東西即將被搶走,臉上表現出不符合年紀的不悅 表情。 擁有鳥形狀的式神朝著男子他們的位置落下…‥變成了一封信… 男孩在男子的懷抱裡昏沉著,但還是伸手接住了信…打開…‥ 男孩立刻變了臉…是驚訝、是憤慨… 「爺爺!!你這個老不死的臭狐狸─────────────────啊!!」 信封瞬間被撕成了削屑,男子也瞥到了一眼信封內容,無奈的歎了口氣。 ├  昌浩啊,爺爺雖然不反對你們在一起,但是你們也不該在那種地方親熱啊…要親熱也得先 回家吧? 對了!就算你還是陰陽師的見習生,也不可以引起那麼大的騷動和噪音唷~ 不及格。 ※ P.S:記得再你怒吼前為四週的居民想一下,他們還在睡覺呢!                                                       By晴明 ┤ 看來,男孩並沒有看到P.S,嘴角不自覺的掛起笑容。 祂不想失去懷中的人兒。 『但我還是期待著…我…‥』 我可以待在你身邊嗎?我可以永遠守護著你嗎?我想…喜歡你…!? 男孩在男子的還裡閉上了雙眼,一點也看不出來剛剛的怒吼聲是出至於這幼小的身軀。 平穩的呼吸聲,使的男子笑的更深了。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感覺存在著…且更清晰了…    ×  × 許久不見的…某煞廢言區 ×  ×   (毆)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大豆以外的同人文XD 可能...唔....寫的不好......所以....(眼藥水) 這篇文花了整整快要12小時來寫ˊˇˋ (天:連夜讀時都在寫- - (煞:傻笑XDDDDDD"///(←不認真! 【焰×鋼】物語正龜速進展中..前面沒交代清楚...後面變的好難接..... 那麼....就是這樣啦XDDˇ(準備基測中(死) >文章中拉底附有"大豆.【王騎】物語"楔子(架空(構思中) >存屬人物介紹和一小段前頭!!?(真的很短- -) >                    煞 【2007/4/21】 大豆.【王騎】物語 00    (架空) 『士可殺,不可辱!』 坐在皇位上居高臨下的男人輕蔑的笑著,彷彿聽到了一則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 然而,眼前被士兵壓制在地的少年顯些氣的狠眼瞪著男人,渾然不覺得自己的行刺失敗而被壓 制住,正面臨殺身之禍。堅毅的金瞳始終看著前方的來人,沒有半點的退縮。 男人猶如潭水般深邃的黑眸對上了少年的眼,原本拖著腮的手離開了臉頰。在少年的眼中只看 的到拚死的決心。 很好…既然人都送上門了,那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男人站起,走下短層的階梯。在一旁的輔佐官像是要說些什麼,卻又吞了回去。 少年看著男人的一舉一動,在那冷冰冰的黑眸中少年看不出男人內心真正的想法,只能看著他 的動作。 「你,就當我的直屬騎士吧!」 男人好整以暇的站在少年的跟前,臉上掛著善意(!?)的微笑。 然而,男人的話卻衝擊著少年的腦袋。 咦咦!?等一下,行刺不成,反而還成為敵人的專屬騎士?而且還是羅伊.馬斯坦古…國王的 直屬騎士,這…有沒有搞錯啊!? 少年的臉垮了半邊。 「我並不排斥矮子的。」 「你說誰是超微粒的豆子!!!!!?」 少年的怒吼聲響遍了整棟屋子,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地雷(?)。 男子沒有回答少年的怒吼,自顧自的介紹著 「我是羅伊.馬斯坦古。請多指教了,愛德華.愛力克」失敗的暗殺者。後面的這句話,男子 在心裡補充著。 (搞笑用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